首页 玄幻 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日子 章节

第1263章 别无选择

推荐阅读: 仙帝奶爸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战斗吧凶鸡 极品全能保安 无限电玩城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我真不想努力了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赘婿神医 全武将时代

“小天狼星刚才联络我了。”

乔治推门走进房间,看向办公桌后正翻阅羊皮纸的艾伯特。

“哦,他找我有什么事?”艾伯特明知故问。

“你这家伙,还真是澹定啊!”乔治无奈苦笑,他不相信艾伯特会猜不到原因。

“不然呢?”艾伯特放下羊皮纸,抬头反问道,“该做的,能做的,我已经都做了。”

“他们仍然没能找到布巴吉教授的具体下落。”

乔治其实早猜到艾伯特对这件事的态度了。如果他真愿意帮忙的话,肯定会愿意帮忙找人,而不是坐在那里跟他闲聊。

其实,刚才那番话就差没直接说,布巴吉教授的死活跟他没关系。

没谁会愿意为别人的错误买单,艾伯特还愿意帮忙预言,已经算是看来曾经的那一点情分了。

“找不到吗?我也没什么好办法,水晶球预言就这样,有时候确实很难从预言到的画面里解析出需要的情报。”

艾伯特对此毫不意外,如果水晶球占卜真有那般厉害,占卜就不会备受大家的质疑了。

然而,作为一名占卜大师,艾伯特很清楚很多人其实都不愿意相信所谓的占卜或预言。

所以,眼睁睁看着灾祸发生却无法阻止,成了多数预言大师很难摆脱的宿命。

如果因此而纠结,那非得被郁闷死不可。

所以,他通常只会发出警告。至于对方愿不愿意相信,打算怎么做,那就不管他什么事了。

至于试图尝试去改变预言,那无疑是件相当困难的事。

如果每次都试图去改变,很可能会变成人们眼里的疯子,而且恐怕离死不远了。

“凡事都是需要付出代价。”艾伯特喃喃道。

艾伯特当然有办法找到布巴吉教授的具体下落,只需让混在食死徒里的间谍帮忙传递消息,但他却没打算那样做,因为他是不会因这件事让间谍冒着暴露的风险,哪怕这个风险很低,他都没打算为布巴吉教授的个人决定买单而冒险。

那是最后一名间谍,以后想在伏地魔有所警惕的情况下,往里面安插间谍并不容易,而且没有一定的地位,有些消息压根就打听不到。

“什么?”乔治疑惑地看向艾伯特。

“你们都忽视了一件事。”

“什么事?”乔治好奇地问。

“邓布利多已经死了,那个可以帮我们扛起大半边天的邓布利多已经倒了。”艾伯特用很轻的、缅怀的声音说,“如今的时代已经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不再安全了。”

“魔法部长的斯克林杰就是个最好的桉例,因失去邓布利多的庇护,他快被神秘人给除掉了,而很多人都还没意识到这点——时代变了。”

“如果邓布利多现在还活着,布巴吉教授自然不会出事,但他死了,所以留在英国的布巴吉教授下场自然好不到哪儿。”艾伯特用带着嘲讽的口吻说,“这世界就是这样,总需要死掉一批人。只有血淋淋的例子才能让其他人幡然醒悟,而我能做的只是尽量不让你们成为那批倒霉蛋。”

“所以,不用去在意布巴吉教授的事,她的死活现在就只能看她自己的运气如何了。”艾伯特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毕竟,我不是她爹,没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去为她的错误买单。”

乔治张大嘴巴。

许久后,他上前给了艾伯特一个拥抱,衷心说,“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

“朋友,真好。”乔治喃喃道。

“比尔什么时候结婚呢?”艾伯特忽然问道。

“应该就在近期。”乔治的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连忙问,“怎么了吗?”

“如果比尔打算跟芙蓉结婚,最好在魔法界还算相对平稳的时候。”艾伯特善意提醒道,“老实说,我不认为食死徒会和善地跑去参加婚礼,别忘了韦斯来家在纯血巫师中的名声可不太好。”

“你是说……”乔治瞪大眼睛,有种不好的预感。

“众所周知,你们家跟哈利·波特的关系不错,而你们是我的朋友。”艾伯特很清楚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所以,食死徒会来捣乱。”

“捣乱?”艾伯特摇头道,“不,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机会,一网打尽的机会,只要他们脑子正常就不会轻易放过。”

乔治连忙问道,“有什么办法吗?”

“你不该问我。”

“我会去跟比尔聊聊这件事。”乔治想起艾伯特当初的那场婚礼,“战争时期不适合结婚。”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应该说举办隆重婚礼。”艾伯特纠正道。

“不过,一旦魔法部垮台,所以凤凰社成员都必然会受到波及,大概是拷问加监视,运气不好的估计会被直接宰了泄愤,”艾伯特很清楚如今的局势比小说故事里的局势更凶险,最主要的是他、不,应该说斯克林杰搞死了一大批的食死徒与黑巫师,导致双方积累了很深的仇恨。

“嗯,金斯来与唐克斯的处境可能有些不妙,毕竟魔法部的傲罗在最近一年里可是弄死了不少食死徒,凤凰社加傲罗就更拉仇恨了,所以有处赤胆忠心咒保护的总部极其重要。”

“可我们家不可能全部躲起来,毕竟……”

“躲起来与死,你选择那样?”艾伯特反问道。

“斯克林杰选择去死,布巴吉教授也选择去死,而我从不会去赌那点可能性。”

“你说的对,而且斯内普那个叛徒必然会泄露凤凰社的成员名单。”乔治连忙掏出笔记将艾伯特说的事记录下来,“谢谢你,确实必须提醒他们,避免他们犯下愚蠢的错误。”

“情况还没你想得那般糟糕,至少被赤胆忠心咒保护的凤凰社总部足够安全。”艾伯特安慰道,“对了,广播电台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铺开了,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分成加密与没加密两个频道。”乔治其实很好奇艾伯特为什么对广播频道如此重视。

“借这件事,给大家科普一下布巴吉教授失踪的原因。跟他们说食死徒与神秘人对麻瓜巫师的厌恶与迫害。”艾伯特示意乔治把这件事记一下。

“情况很糟糕?”

“嗯,我今天早上刚见了斯克林杰一面。”艾伯特轻声说:“我觉得有必要让那些麻瓜巫师的脑子清醒点了。”

“可……”

“他们不会相信,更不会因此醒悟?”艾伯特的双眼仿佛看穿了未来的局势,自言自语道,“没关系,我们只需要提醒他们就行了,能做的,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到时候等事情真发生后,他们自然就会回忆起我们的提醒,而不是像被狼群驱赶的绵羊那般茫然无措。”

“你该不会想……”乔治不由瞪大眼睛。

“我们需要更多支持。”艾伯特很平静:“在英国肯定有不少巫师跟麻瓜巫师通婚。”

“可他们真的会愿意……”

“等神秘人控制魔法部,开始对麻瓜巫师下手的时候,就不是他们是否愿意了。”

“你预言到了什么?”

“麻瓜出身登记委员会。”

“麻瓜出身登记委员?那是什么。”乔治表情错愕地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魔法部会对所谓”麻瓜出身“进行调查,给麻瓜出身的人安上盗窃、暴力等非法获得魔法能力的罪名,将他们抓起来送进阿兹卡班。”艾伯特敢肯定类似的事绝对会发生,就算没乌姆里奇,也会有其他食死徒那样做。

“疯了吗?”乔治喃喃道,“人们怎么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不允许又能怎么办?”艾伯特表情怪异地问,“难道你指望他们去向神秘人抗议?”

乔治哑口无言,如果神秘人真控制魔法部,这一切都将彻底沦为笑话。

“如果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或丈夫因此而倒霉,他们便需要加入我们反抗神秘人。”艾伯特向乔治描绘整个计划的雏形,“相信我,如果他们不愿意清醒过来,去阿兹卡班监狱跟摄魂怪作伴将会是他们最好的归宿,而那些人的下场多半不会太好,多数人很难熬不过一个月,惨死在阿兹卡班将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所以,他们别无选择。”

“不,他们当然有选择,可以离开英国。”艾伯特平静地说,“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布巴吉教授就是他们的下场。”

“可将他们卷进来真的有意义吗?”乔治更疑惑了。

“你搞错了,从不是我将他们卷进来,而是从第二次巫师战争打响后,所有的麻瓜巫师都将注定被卷入这场战争,沦为最底层的牺牲者。”艾伯特纠正道,“他们只有三个选择,站出来反抗,去阿兹卡班等死或离开英国躲避这场灾难。”

“所以,那些麻瓜巫师天然站在我们这边。”

“没错。”艾伯特继续说,“不过,他们现在仍然没有意识到迫近自己的危险,更没有意识到神秘人控制魔法部后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可怕的灾难,而我们要做的只是通过广播唤醒他们的危机意识,拉那些麻瓜巫师一把,别让他们彻底沦为这场战争牺牲者。”

“希望他们真有那样的勇气。”乔治叹了口气,有点同情那些麻瓜巫师的处境。

“他们必须要有勇气。”艾伯特对乔治的话感到不满,“这是战争,不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把戏,一旦输了会有什么下场,就算我不说你应该也知道吧。”

相邻推荐:天革重生之长女当家我的重返人生法兰西之狐岩忍者日志天罡伏魔记交错的失乐园仙侠邪魅一笑大国相爆款神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