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暴君当道:满朝奸臣扛不住了 章节

第119章 螳螂捕蝉,究竟谁才是黄雀

推荐阅读: 重生之赘婿神医 我真不想努力了 特种兵痞在都市 无限电玩城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战斗吧凶鸡 极品全能保安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全武将时代

江离洞鉴人心,断定在百里苟只不过是此次屠龙计划的提线木偶而已。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只阴谋大手。

只是那股势力庞大隐秘,来历成谜。

饶他机智百变,格局深远,依旧看不够那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白起受他之命,秘查此事。

他也已然找到了突破之口,那就是户部尚书百里苟。

京畿极北。

登科楼。

此刻。

夜幕笼罩,花灯初上。

京畿之地繁华不夜,犹如天上人间。

因为工科大考之事,四方雄杰云集于此,以至登科楼上人满为患。

唯有三楼之上,冷冷清清。

楼下喧哗如闹事。

楼上寂静如坟场。

高挂的红皮灯笼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拨弄着,摇摇晃晃,如有鬼风吹动。

三楼。

天字号雅间。

茶香飘逸,充塞在房间内。

一名老儒悠然而坐,对影独酌。

此人正是儒林衍圣孔立魔。

此刻,在他的面前,一只白玉胎瓷杯中,荡漾着琥珀色的茶水。

端茶品茗,唇齿生香。

“茶道青城山,京畿品玉泉!”

“圣人诚不欺我。”

“白玉京城,卧龙伏凤之地,人杰地灵,龙气旺盛,甘泉清冽,与众不同。”

“人世间,恐怕只有玉泉山水能够冲出青城茶的甘冽。”

孔立魔细细品啧着茶香。

不一时,楼下传来蹉跎的脚步声。

“衍圣公,好兴致!”

人未到,声已至。

正是百里苟。

伴随着脚步声近,百里苟那张沧桑老脸终于出现。

那一脸阴险狡狯的谄媚,被红皮灯笼映照的如同鬼魅。

当迈步登上最后一级台阶,百里苟仍旧以儒生身份,向这位儒林衍圣行弟子大礼。

“衍圣公!”

“弟子有礼了。”

孔立魔淡然地朝他扫了一眼。

“百里老兄,恭候多时了。”

“请!”

两人对面而坐,斟酌慢饮。

琥珀茶液倒倾进白玉杯中,发出清脆犹如山泉撞击一样的声音。

茶香瞬间盈室。

“来来来,这是青城顶级名茶,片甲红。”

“其色如琥珀,其味如仙酿,其形如处子舒颜。”

“世人都道龙肝凤髓熊掌驼峰难得,岂不知,这一叶片甲红,可抵千金。”

“熊掌驼峰只怕也没有这样的尊贵。”

说话间,端杯啜饮,唇齿留香。

百里苟却无暇品茗香茶。

他如同灌酒一样,仰头一倾,咕咚一声,囫囵吞下整杯热茶。

那滚滚的烫意,似乎都不足以刺激他的感官。

“衍圣公!”

“茶是小事。”

“在下前来,是有大事和你商量。”

说到此,他目光警惕地扫向四周,随即压低了声音,朝着孔立魔地耳旁附身过去。

那样子,仿佛连空气中都隐藏着偷听的贼耳。

孔立魔却含笑一推,将百里苟推开。

“百里老兄!”

“你也是成名大儒,怎的如此小人戚戚。”

他心知百里苟在担心什么,于是解释道。

“你放心,整座三楼都已清空。”

“除了你我,别无他人。”

“圣人说法不传六耳,你在这里说的每一个字,都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百里苟这才放下心来,悠悠叹息道。

“墨家长老,在下已经见过了。”

“只是这些人特立独行,似乎很难为我所用。”

“衍圣公!”

“此事还得请你出面斡旋,助我一臂之力。”

虽然双方都意在屠龙,可是互相掣肘,互不臣服。

这始终都是一个大隐患。

尤其是,墨家只是将他百里苟当做屠龙计划的内应,根本不是以他为主。

一旦出现意见相左的情况,合作就会分崩离析。

到时,屠龙计划失败是小,身死族灭是大。

这才是百里苟真正担心的大事。

可是,孔立魔似乎全然没将此放在心上。

“百里老兄。”

“你的心智谋略从不输于任何事,可是时至今日,却身败名裂,几乎身死。”

“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此话一出,百里苟目光陡的一颤,就连眼袋都不禁痉挛起来。

“衍圣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孔立魔话语悠悠,既像喃喃自语,又像是为他借货。

“因为你的格局太小!”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重小利,不拘一格。”

“屠龙计划谁为主谁为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统帅之才,坐镇帷幄之中即可。”

“至于制胜千里之外,交与将才即可。”

“你想事事亲为,面面俱到,事无巨细,都要亲手掌控。”

“最终的结果就是谋一域而丢全局!”

“图里大计,你要的是结果,至于进程之中由谁来操刀,重要吗?”

百里苟仿佛遭受雷击一样,灵魂为之一悸。

“这……这个……”

一瞬间,他仿佛开悟一样,在冥冥之中,抓住了一丝真机。

这就是他与孔立魔的不同之处。

孔立魔是真正的司天之才。

而他,只不过是个貌似统帅的蠢材。

百里苟起身,恭恭敬敬朝着孔立魔长揖一礼。

“衍圣公!受教了!!”

孔立魔斜睨了他一眼,语气依旧优哉游哉。

“赐教说不上。”

“你我相识多年,老夫只是提醒你,什么为重,什么为轻。”

“墨门越是与你格格不入,就越可兹利用。”

“到时,事成则收功,事败则抽身。”

“如果墨家处处以你为重,一旦有个一差二错,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

“现在,他们有他们的章程,你有你的路数。进可攻,退可守,难道不好吗!”

百里苟长吸一口气,妄自自负聪明,直到今日,才终于窥见世情真谛。

“衍圣公一语点醒门中人,在下开悟了。”

“从今往后,我彻底依附儒林,唯衍圣公马首是瞻。”

“接下来,我们该当如何?”

孔立魔淡然一笑,一副孺子可教的神色。

“接下来,什么都不用做,静等墨家找上门即可。”

“屠龙大计以他们为主,我们为辅,坐收渔人之利即可。”

说到此,他啜饮一口香茶,而后淡淡补充道。

“还有,为保密计,从今日开始,你我二人还是少见面为好,以免为人所乘。”

“待大局稳定,我们再行渔利划分也不迟。”

当前局面之下,这的确是最为明智之举。

百里苟会意,躬身退去。

直到脚步声消失,孔立魔的身后才幽幽浮现出一个身影。

“此人非我族类,绝不会和我们荣辱一心。”

“他只不过是我们的替罪羊而已,衍圣公如此悉心点化他,是否会养虎为患。”

话说至此,黑影望向百里苟消失的方向,眼神之中仍旧浮沉着浓浓的戒心。

孔立魔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色,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有时候,即使是替罪羊,也需要我们出手保护一下。”

“百里苟现在已是惊弓之鸟,欲令智昏。”

“如果老夫不点拨他一下,恐怕等不到屠龙大计完成,他就会出事。”

“功败垂成非我所愿。”

“所以,尽管他只是一只替罪羊,在事成之前,老夫也必须保他安然无恙。”

说到此,他眼中悠然恬淡的目光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极致的凌厉。

“你上楼来,恐怕不仅仅为孔立魔这么简单吧?”

黑影点头称是。

“正是!”

“百里苟这个蠢材,身后跟了一条尾巴,都没察觉。”

孔立魔目光倏然一凛。

“谁的人?”

黑影默默摇头,“人虽然被我们擒获了,可惜是个死士,就擒的同时已经服毒自尽。他咽气太快,什么都没问出来。”

相邻推荐:满朝奸臣,我真的不想当皇帝啊大宋奸臣重生清朝当奸臣大明:满朝奸臣,你让我登基称帝?北宋第一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