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文娱从1999开始 章节

05 有女雨馨,小名漏漏、宁昊的背叛

推荐阅读: 重生之赘婿神医 无限电玩城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极品全能保安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仙帝奶爸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战斗吧凶鸡 全武将时代

“我是陈凯哥。”

屏幕反射着幽蓝的光芒,韩桥脸色微妙,心惊肉跳。

什么情况……

现在的情况是:陈凯哥老婆陈虹,怀孕要生了,据陈虹所言,孩子是他的,而发短信来的人。

是……

陈凯哥!

凯子哥,你真是……忍者神龟啊!这种情况,还能如此冷静、理智!

很快,陈凯哥回复短信:“孩子是无辜的,韩桥,有时间过来谈谈吧。”

“……”

望着短信,韩桥有点汗颜,世人说,凯子哥心胸狭隘,小肚鸡肠,真是偏见!

凯子哥心胸之宽广,格局之雄壮,真一般的凡夫俗子,所能瞻仰的!

可是。

韩桥屈指,叩响着屏幕,脸色阴晴莫定,十月怀胎,瓜熟蒂落,这期间,陈凯哥什么都没做。

偏偏这时候,挟胎儿找上他,莫非,凯子哥想要挟胎儿以令他?

韩桥不寒而栗,真是……

人心险恶!

对此,韩桥只能严厉谴责,编辑短信:“陈导……”

顿了顿,删除短信,斟酌说:“陈哥,言之有理,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我和尊夫人萍水相逢,旅美期间,多有照顾,照顾不周,尊请见谅。”

…………

帝都DC区,晚上,灯市口北巷。

巷子狭隘,蜿蜒曲折如羊肠小径,几盏黄豆大小的昏暗路灯,灯光下,枝繁叶茂的大树,倒影着狰狞可怖的阴影。

风吹过,树叶刷刷作响,树影摇曳,两个孩子,脚步惊恐,深一脚,浅一脚的逃避着树影的追逐。

稍大的孩子,牵着弟弟,怀里抱着小卖部买来的米盐。

脚步踉跄,撞开门,望着屋子里的灯,透着温暖,两个小孩紧绷的神经,顿时轻松。

大口喘着粗气,稍大的孩子,捉着弟弟的小手,强作镇定:“阿瑟,没事了,到家了。”

“哥。”小屁孩紧挨着哥哥,汲取温暖,望着屋子,窗户上,一个高大的人影,随着灯光,明暗不定,他吞咽着唾沫,眼神闪避,弱弱说:“妹妹不好吗?爸爸好可怕,哥,我饿了。”

小孩子说话颠三倒四,上一刻害怕,下一刻就饿了。

稍大的孩子,成熟稳重,望着屋子,眼底流露担忧。

妈妈要生小妹妹,爸爸一点不高兴,而且,不准妈妈外出,甚至,不准他们看望妹妹。

弟弟很想要小妹妹,有了小妹妹,多么好啊!

稍大的孩子,小小年纪,就有了心事儿,摸着小屁孩脑袋,脆声声说:“阿瑟,我去做饭,你不要出去乱跑。”

“我才不去,外面太黑了,有妖怪!”小屁孩说着,往着屋子跑,肥都都的双手,搭在门上。

这时。

屋子里,传来沉闷愤恨的声音:“韩桥,照顾不周,你这个畜生,畜生,畜生!”

哐当……

一声巨响,旋即,屋子里地震一样,地动山摇,小屁孩身子一顿,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嘴巴,眼泪从眼眶里,横流而出。

他小小的心灵,跟瓷器一样,害怕惊惧中,他紧紧捂着嘴巴,脑袋埋在膝盖里,不断说着:“阿瑟不哭,阿瑟不哭,阿瑟不要妹妹,阿瑟不要妹妹,爸爸不要生气,爸爸不要生气,妈妈不疼,妈妈不疼。”

稍大的孩子,捏着拳头,牙齿紧咬着嘴唇,眼神瞪着屋子里。

窗户上。

两个人影如皮影戏一样,大的皮影,挥舞着拳头,小的皮影,跟翅膀断掉的飞蛾一样,不断的扑腾,却一次次倒下。

战争没有硝烟。

但是,枪林弹雨下,没有幸存者。

他眼神瞪着窗户,身子颤抖,心里默数着。

1……2……99……105……

屋子里平息了,这次,时间长了23秒,他眼眶微红,拳头紧紧攥着,23秒啊,飞蛾肯定很疼。

他转身进厨房,一语不发,机器一样,烧水,下面……料理着吃食。

这样的过程,他做了5个月了!

…………

韩桥没有见凯子哥。

这种情况,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凯子哥毕竟是国内名声斐然的国际大导演。

事情如果曝光,凯子哥肯定无法忍受,也许,比起陈虹,他更怜惜自己的名声。

更何况。

陈虹追随韩桥去美利坚,凯子哥就真的天真的以为,两人纯洁无暇。

现在的情况。

凯子哥其实,心里早有准备,只是,他没有想到,陈虹会揣着球回来。

睡可以,揣着球,就过分了!

总而言之。

现在,韩桥认为,凯子哥比他,更着急,晾他两天,谈判的小技巧而已。

当然。

晾着归晾着,韩桥还是发短信,问候着情况,甚至,派遣杨天真,带着礼品,慰问了凯子哥。

毕竟。

凯子哥献宝有功!忠肝义胆,搁古代,敕封“安乐侯”,一点问题都没有。

杀人诛心,直至现在,韩桥心里痛快,凯子哥诋毁他的仇恨,自此,一笔勾销。

《心花怒放》一路狂飙。

首日票房,突破了国产电影的新纪录,狂轰乱炸下,斩获980万票房。

首日票房,突破980万。

可喜可贺,国内媒体,群情亢奋,2006年,上半年的电影票房,太惨澹了。

市场萧条到什么程度!

整个上半年,国产电影,一部突破1000万票房的电影都没有!

电影市场。

外国电影横行,国内电影怨声载道,没曾想,6月的最后一个周末。

《心花怒放》横空出世,强势镇压了外国电影。

国内报刊,《心花怒放》屠版,《南方都市报》:“华夏影业新电影心花怒放,首日票房突破980万,国产电影大有可为!”

《帝都日报》:“宁昊:第六代导演的黑色幽默喜剧人生。”

“钱塘江晚间日报”:“心花怒放沉疼:导演只给了他一句台词,他却演出经典。”

“南方娱乐周刊”:“华夏三宝:电影时代新的开创者。”

“……”

随着《心花怒放》,电影狂飙,电影里,几个主创人员,火遍大江南北。

“华夏三宝。”

“许争。”

“沉疼。”

甚至,剧里的“蜘蛛精”叶璇,都频频登上报纸主刊。

当然。

其中收获最大的,无疑是“宁昊”!

第六代导演,韩桥是当之无愧的领军导演,可是,除此之外,第六代导演,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抗衡第五代导演。

随着《心花怒放》的横空出世,这种情况,从此改写了。

宁昊。

国内青年导演,两部电影,处女座疯狂的石头,突破1亿票房。

第二部作品《心花怒放》,再一次证明了实力,根据媒体预测,心花怒放,票房突破1亿,没有任何悬念。

两部电影,票房均突破亿万。

比较下,韩桥都有些暗然失色,宁昊这小子,简直是“华娱文”导演路线的典型。

《心花怒放》的第二个周末。

票房突破了8000万,清晨,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斜照进来。

金色的碎金,蔓延过凌乱的牛仔裤、覆盖雪白的小内衫,照着土黑色的四角内裤。

触角延伸到雪白的床,一条飘扬着黑色腿毛的粗狂大腿。

这时。

一只洁白的小手,从单薄的被子里伸出来,迷迷湖湖接听电话:“喂。”

电话里,人声一怔,疑惑问:“请问是宁昊宁导吗?”

女人声音娇憨,睡眼惺忪,不耐烦:“他睡觉呢,你是谁,有事儿吗?”

“啊。”

电话里,声音一惊,旋即,声音微笑说:“你好,你好,我是博纳的,我叫余东,宁导既……”

这时。

一声尖叫:“啊,要死了!”

说着,电话被掐断,蒋新烦躁的薅了一把头发,眼神望着睡的死猪样的宁昊,气不打一处来。

翻着白眼,38码的大脚丫,一脚踹在宁昊的心窝里,叫着:“完蛋了,完蛋了,我接错电话了。”

“嘶……”

宁昊眉毛抽搐,龇牙咧嘴,双手捂着心窝子,抽抽了几口冷气,缓过神,眼神一瞅。

哇擦。

心窝都不疼了,好兄弟,你的胸脯为何如此优秀!

“还看!”蒋新眼神瞪着,扯着被子:“博纳的余东给你打电话。”

“博纳。”

宁昊提着裤子,牛仔裤,屁股抖了几下,纳闷问:“他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看你电影成绩好,要招揽你。”

说着。

蒋新眼睫毛扑闪:“我说,现在你可是香饽饽,你不会背叛韩哥吧。”

“恩。”宁昊转过头,眼神望着好兄弟:“新儿,如果我要离开华夏影业,你会支持我吗?”

蒋新脸颊绯红,白了眼,嗔怒说:“什么新儿,叫蒋爷。”

“蒋爷。”

“这还差不多。”蒋新单手托着腮,化妆镜里,她望着自己,眉毛忧愁:“韩哥对我不薄,我肯定不能支持你。”

宁昊闻言,脸色闷闷的。

旋即,声音传了过来:“可是,你是我的好兄弟,我不支持你,谁支持你呢!”

“好烦。”蒋新扣着头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我是不可能离开华夏影业的。”

“哎。”

宁昊眉毛展开,他喜欢蒋新,蒋新长的好看,性格好。

可是。

现在自己成了炙手可热的导演,钱,自己真不缺了。

他只是,不想拍自己不喜欢的作品了!

他要拍自己的电影,想着,宁昊长吁短叹。

韩桥对他有知遇之恩,这时候,离开华夏影业,他良心难安。

留在华夏影业,继续拍这种没有内涵,没有思想的商业喜剧电影。

自己什么时候,能拍出自己朝思暮想的电影。

电影人。

都是有梦想的,宁昊的梦想,就是拍一部黑色寓言式的电影。

这个想法,在《疯狂的时候》前,拍《绿草地》的时候,他心里,萌发了一颗种子。

以前。

他是新人导演,没钱、没资源,这颗种子,埋在暗无天日的黑土里。

疯狂的石头,他一战成名,这颗种子生根发芽,但是,他还是不敢,因为,他根基太浅。

心花怒放,他奠定了“喜剧片”大师招牌,这颗种子,如雨后春笋,不受控制的疯长。

宁昊望着阳光:“韩哥啊韩哥,我要如何是好。”

………………

《心花怒放》热映。

国内导演圈,不约而同,一致好评,韩桥公开宣布:“宁昊是第六代导演的佼佼者,甚至,宁昊的黑色幽默喜剧,虽然脱胎自己,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未来,内地的电影,宁昊是无法忽视的重要力量。”

“盘古开天计划,能挖掘出宁昊这样优秀的导演,我引以为荣。”

不仅如此。

内地的其他导演,比如:张一谋,姜闻,娄烨,张一白,贾樟柯。

几乎都给出了正面积极的评价,之所以如此,无它,韩桥要造神!

华夏影业。

除了他,还远远不够,他要推着宁昊,成为华夏电影的新神!

没曾想。

韩桥望着蒋新发来的短信,蒋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说:“韩哥,博纳、光线,都有联系昊子。”

仅此而已。

韩桥相信,这则短信,肯定是宁昊授意下,蒋新发送的!

杨天真气鼓鼓,愤恨说:“韩哥,宁昊太过分了,他以为他是谁,要不是有韩哥的提携,宁昊只是个无名小卒,现在,刚有了一点成绩,就居功自傲,自矜身价!”

“韩哥,此人不能留!”

杨天真说的不无道理,人就是欲望的野兽,满足了一个欲望,就会滋生其他欲望。

欲壑难填,就是这个道理。

韩桥耸耸肩,不以为然,宁昊是个聪明人。

聪明人,想法总是太多,何况,这个聪明人,还是一个艺术家。

如此。

这样的人,总是会肆意生长,不会局限在其他人的圈隅里。

何况。

要打倒宁昊,这件事,得不偿失。

想着,

韩桥大笑说:“天真,告诉蒋新,我韩某人,不是小家子气的楚霸王,他宁昊,想要自立门户,我支持他,不过,你要告诉蒋新,电影是生意,人不是生意。”

“韩哥!”杨天真望着韩桥的眼神,最终,点头说:“韩哥,我这就去办。”

…………

下午。

韩桥开着车,带着几个私人律师,到了灯市口北巷。

灯市口北巷。

帝都的老城区,四合院比较破旧,墙壁斑斓,墙角的缝隙里,青苔覆盖。

吩咐了几声,律师在外面候着,韩桥叩响门。

很快。

一个小孩开了门,门缝里,小孩眼神谨慎,大半个身子,躲在门后,礼貌问:“你好,请问找谁?”

“你好,我是韩桥。”韩桥望了眼:“你是雨昂,还是阿瑟。”

小孩子没有回答,眼神瞪着,小小的眼睛,有着仇恨:“你就是韩桥。”

顿了顿,他继续说:“我是雨昂,韩先生,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你就是雨昂,果然老成。”韩桥点点头,笑道:“我找陈凯哥陈先生有点事情。”

“我……”

这时,门里,温柔的女声传来:“小昂,谁来了?”

“妈妈,没睡,问路的陌生人。”

小孩子说着,转身关门,韩桥双手一堆,门顿时开着。

他不顾小孩子焦急、愤怒的眼神,眼神望去,嘴角勾着笑:“姐,好久不见。”

“韩……韩桥。”

陈虹双手托着肚子,她穿着宽松的孕妇裙,乌黑亮丽的头发,梳着丸子头。

珠圆玉润,只是,脸色憔悴,身上,青舯紫红。

“你来做什么?”陈虹拉扯着衣服,不想韩桥看到自己的狼狈。

“姐,我来看看你。”

韩桥耸耸肩,陈虹是凯子哥的老婆,凯子哥不心疼,他心疼个屁啊!

“我很好,你走吧。”陈虹转过身。怀孕了。腿脚不是很便利。

她的儿子很懂事,上前扶着妈妈,转过身,对着韩桥叫:“韩桥,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这狼崽子。

韩桥准备回去,陈虹只是他报复凯子哥的工具。

陈虹处境如何,他不是很在意,最多,他表示:“太太,我很同情你。”

“韩桥。”

这时,身后传来嘶哑的声音,声音透着愤恨的仇视,咬牙切齿:“你来了。”

“陈哥。”

韩桥转过身,凯子哥身材高大,却瘦骨嶙峋,浑跟几根排骨,黏着二两肉。

不过。

凯子哥的眼神,却跟荒野上的孤狼一样,凶残,冷漠,甚至,如果眼神能杀人,韩桥早粉身碎骨。

可惜。

眼神不能杀人,甚至,眼神都不能给人难受,韩桥摸着小屁孩的脑袋:“你就是阿瑟。”

“你是谁?”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

“韩桥。”凯子哥身子踉跄,眼神爆发出仇视,他大声质问:“你就不怕有一天,你做的事情公然大众,你做这种下贱可耻的小人行径,你人格就是如此卑劣!”

康慨激昂。

韩桥擦拭着脸上的口水,拍着凯子哥肩:“我来了,说吧,什么条件。”

“我只有一个要求。”韩桥指着陈虹:“孩子生下来,叫雨馨,小名漏漏。”

“说说吧。”

“凯子哥,你有什么条件?”韩桥嘴角勾着笑:“毕竟,你叫我来,不就是谈条件,凯子哥,你不是勐士,勐士敢一怒杀人,敢直面惨烈的人生,凯子哥,你不是勇士,勇士一往无前,他们一腔热血,你有热血么?”

“凯子哥!”韩桥嘴角勾着笑,笑容灿烂,沉声说:“你就是我这样的人啊,恶人自有恶人磨,抱歉,你碰到我这样的恶人,是不是很惊喜。”

“说说吧。”

“凯子哥,养我的孩子,你有什么条件?”

相邻推荐:诸天:开局越女阿青随身超市混三国猎命人我的精灵训练家模拟器我是末世尸王重生1999:开启黑科技时代华娱之光影帝国霍格沃兹之我在阿兹卡班看守十年抽卡从阿兹卡班开始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