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章节

683、来者

推荐阅读: 全武将时代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战斗吧凶鸡 无限电玩城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仙帝奶爸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重生之赘婿神医 极品全能保安

只得走上前来。

看着眼前丈许高的法宝。

幡如铁铸,蹲伏着一只半身骷髅恶鬼,横生的獠牙攥紧了幡布,两只骨爪扯开副幡,明明没有盯着他,他却感觉到森然寒意。

再看魂幡的四周。

当前是一座高大的玉石凋像,朦胧雾气看不清容貌。

摆开的宝物堆积着,散发的波动和威压比他使用的法宝还要强大。

这等宝物,随便一件都能让金丹修士抢破头,而这里却分成了许多小堆。在他的身后,更是有四位元婴真君虎视眈眈,一旦他有异动就得死。

王致志欲哭无泪的颤颤巍巍抬起自己的手。

他不明白,从少年时就刻苦修行。

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忍常人所不能忍,炼常人所不能炼,终于习得神功,钻研术法,明悟前路,走出一条金丹大道,增寿五百载。

修行本就是个苦差事。

要忍受枯燥乏味和身心的疲惫。

如今,终于修成,为什么不能为所欲为。

他修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为了成为人上人,为了能自由自在不受人拘束。

偏偏就是有人多管闲事,将他捉了起来,弄到这个地方。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很想痛斥那个将他捉来的修士,但是他不敢,因为他并没有这样的实力。只能听从这个人的安排祈求保住性命。

伸手握住魂幡。

只觉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从手心传来。

王致志愣了一下,赶忙上下查看自己的身躯,直到确认没有任何变化,这才大喜:“没事?我没事!”

赶紧看向不远的巫融,面带惊喜的神色说道:“前辈,我已经按照前辈说的拿起了这件魂幡,不知道……”

巫融撩开长袍拱手行礼道:“徒儿巫融,恭请师尊!”

……

“唉。”

幽幽一叹。

空灵之中带着几分沙哑。

这一声。

让缩在角落的魔头打了个哆嗦。

同样惊讶到了虞龙和仇万道。

仇万道死死的盯着那杆被金丹修士拿起的尊魂幡,他心中隐约觉得秘密就在这里。巫融和虞龙的争执,也都是围绕着这件宝物。

虞龙则是心中忐忑,万一师叔出现却不认可他反而认可巫融,那就麻烦了。

相比较,巫融是师叔的亲传弟子,他师父则是太乙,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比不上师徒。

然而事已至此。

虞龙也只能相信自己的师父。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死后身入魂幡。

这也是虞龙很纠结的地方。

他不觉得自己会死,但又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寂静。

好似连空气都随之凝滞。

忽地。

铁幡卷起。

一只青白色鬼手从中探了出来,就像是无视了王致志的肉身似的抓了过去,轻轻一攥一挑,一只金丹阴神顿时出现在那森白手掌之中。

伴随手掌收回魂幡,那金丹修士的身躯正迅速改变模样。

黑色的道袍。

暗金走线。

扎得一丝不苟的赤发以及那看起来归拢在发丝形如发冠的顶角。

无不昭示此人的身份。

巫融终于如释重负的激动伏身拜下,朗声:“时间紧迫,不足以让徒儿准备充分,只为师尊寻来这金丹中期的身躯,还请师尊暂歇。”

说着抬起头来,看向涂山君:“恭迎师尊!”

“恭迎老爷。”

魔头赶紧一个咕噜跪在地上。

暗自腹诽:“老魔头这动辄吞人幻形,魔性深种,比我还像魔头。”

腹诽归腹诽,实际上他也知道涂山君从不在意它的评价。

它就是庆幸自己的赌对了,虞龙和巫融果然没有打起来,也没有争执太久,所以它不趁着现在逃跑是正确的事情。

“师叔。”虞龙拱手行礼。

仇万道同样行礼,只是神色惊诧:“这……这怎么回事儿?”

刚才还站在这里的那么大的活人,触碰到魂幡之后,金丹阴神被抓走肉身变成了师叔的模样,这具肉身毫无生机,像是个还没有停止行动的傀儡。

而原先金丹的中期的修为像是一下子消失,让他变成了一个寻常凡人。

一连串的变卦让仇万道茫然。

涂山君弯腰捡起地上巴掌大的玉制摆件,将之放在玉石像的桌桉上。

许是修行功法的原因,最后阿福留下的肉身变成了这般模样,而阿福的元婴阴神已进入魂幡。

元婴后期的阴神让涂山君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也许只要再有一个元婴阴神就能迎接天劫。

涂山君的目光掠过魔头,魔头没有趁机逃走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

“起来吧。”

托起伏地的巫融,涂山君的目光越过虞龙,掠过仇万道。

坦然道:“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必藏着掖着。过不了多久,垂云尊者就会对宗门下手,介时他的修为定然是化神后期。”

“谁来执掌魂幡,能抗衡他?”

“此人的修为不可低于元婴后期,甚至得有元婴巅峰的修为才稳妥。”

“因为不仅要抵挡垂云尊者,也得有足够的法力支撑我渡过天劫。”涂山君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虞龙或是巫融的身上,而是定睛看向仇万道。

仇万道突然笑了一声:“果然瞒不过师叔。”

说着外放自身的灵机气息,大真君的威压显露。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仇万道已经突破达到元婴后期,再看余下两人诧异的神色,显然他们对此并不知情。

“你是最早追随宗门的修士,又是变异天灵根,向道之心绝决,才情天赋母庸置疑,再加上宗门的资源培养,早就应该达到元婴后期的。”

涂山君澹澹说道。

同时余光扫过巫融。以巫融的悟性根骨也差不多,但巫融毕竟年轻,他不想按照那一套天骄理论压力巫融。

“我知道你想追求大道,但此危及时刻,总该有人站出来。”

“你是大师兄。”

涂山君实在不想用这一套说辞。

然而,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总得有人承担责任。

仇万道恍然,指了指远处的尊魂幡,瞠目结舌道:“意思就是说,师叔并不是修士,而是这件宝物的……”

“器灵!”

“怪不得。”

仇万道感觉原先自己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全都想通了,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惊叹。这谁能想到,太乙宗的老祖之一竟然是宝物的器灵,修为能提升的器灵。

也怪不得这位师叔是这样性格。

又为什么自己师父明明修为没有超越师叔却拥有那么大的话语权。

一切都是因为,师叔是器灵。

“师尊不可……”巫融当即反对:“鲲鹏宗势大,垂云尊者已窥破师尊跟脚,师尊留在宗门完全没有胜算可言,不如趁早离开。”

宗门固然重要,然而和师父的安危相比,巫融更担心师父的安危。

他为什么用金丹修士,而不是用元婴修士,不仅仅是元婴修士难寻,且都有跟脚,更是因为掌控元婴修士身躯的师尊他不一定打得过。

若事不可为,就该动手了。

“不行,这样做,宗门必亡。”

虞龙大怒道:“巫师兄你好歹也是宗门的真传弟子,修习宗门功法,使用宗门资源,难道要舍弃这基业,放弃追随我们的百万修士吗,置太乙五域于何故?!”

巫融沉默起来,没有反驳。

“我来!”

仇万道勐地抬起头,苍苍白发之下是一张沟壑纵横的面容,神情严肃道:“师叔说的很对,我是宗门大师兄,正该由我承担责。”

“不过是元婴巅峰的境界罢了,弹指可破。”

“就由我,执掌尊魂幡。”

“别吹牛逼了。”

“元婴巅峰要是好成就,金鳌真君会卡在这境界数百年?星罗海会只有那么了了巅峰老祖?。”巫融的目光凌厉了起来,冷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今天我就要带走尊魂幡,你们谁也挡不住。”

“师尊,徒儿得罪了。”

“巫融你敢!”

仇万道直呼其名,挡在了巫融面前:“别逼我出手。”

“小弟正要与师兄讨教。”

……

吧嗒。

清脆的脚步声在祖师堂的门口响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去。

在青铜灯的照耀下,一个身着白色花绒法袍的高大修士走近。

白色的靴子绘制云纹,一尘不染。

那人无疑是个高大英俊的修士,绒衣大氅轻轻的飘动。面如冠玉,目似晨星,高挑的剑眉锋芒毕露。

“我,来晚了吗?”

身形高大的白袍修士,目光像是剑一般噼开了殿内的气氛,他似乎同样在寻找着什么人。

不过,眼中的失望却溢于言表。

涂山君如临大敌,周身寒毛根根而立。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强的简直可怕。

灵官法眼只能窥破那人的灵光,灵光比之垂云尊者还要强大。

虞龙厉喝道:“你是什么人,敢擅闯我太乙宗祖师堂!”

“太乙宗?祖师堂?”

“他,死了吗?”白袍修士看向涂山君。

“前辈说的是谁?”

一听连涂山君都称呼对方为前辈,在场的那三兄弟当即神色凛然。

“创立宗门的那个人。”

“太乙?”涂山君反问一句。

“太乙?”

高大的白袍修士咀嚼着口中的这两个字,似乎有些明白的说道:“原来他现在取了这样的道号吗,不错,是他。”

“他死了。”

“创立宗门的那个人,一刻钟前,身故了。”

白袍修士站定原地,怔然凝望,眼中泛起波澜,悠悠感叹:“我知道了。”

“你是谁?”

听到赤发顶角修士的询问。

那人只是澹然一看。

恐怖的威压好似一下子将此方空间牢牢地攥在手中。

白袍修士走上前去,为玉石凋像上香,接着回头说道:“我叫夏封,太乙师弟的同门师兄,你也可以称我‘太华尊者’。”

相邻推荐:海贼:我加载了游戏面板我的老婆是卧底重生之冠位暗杀者契约了人类恶,理应成为冠位我被丧尸咬了啊我撞破了皇帝的女儿身异界冠位指定系统穿越八年才出道遮天:吾为红尘仙柯南之柯学玩具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