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书生有种 章节

908 无耻混蛋,竟敢质疑本姑娘的美貌!

推荐阅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重生之赘婿神医 全武将时代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我真不想努力了 特种兵痞在都市 仙帝奶爸在都市 无限电玩城

藏书楼!

苏贤的目标居然是藏书楼!

着实令人意外啊。

那他方才那番言行是怎么回事?

说什么“杨姑娘名不虚传”、“在下仰慕已久”等等,只要耳朵没聋之人,都能听出,他就是奔杨若仙来的。

结果……他话锋一转,竟盯上了杨府的藏书楼。

名列“天下四美”之一的杨若仙,与藏书楼,分明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他究竟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

思维跳跃也太快了吧!

客厅中的众人都是一脸懵。

御医们发了一会儿的呆,渐渐明悟,他们着重看了眼苏贤身上的儒衫,缓缓点头,滴咕道:

“果然是游学天下的书生,为了杨府的藏书而来,那这就说得通了,毕竟,杨家乃前朝皇族,藏书颇丰。”

“……”

王谦面容清朗,轻轻摇着羽毛扇,灼灼打量苏贤的目光移开,暗松口气,若苏贤果真执意求娶杨若仙,身为旁人的他也会跟着难受。

毕竟,杨若仙,杨宗之女,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他不希望杨若仙成为复辟大乾王朝的牺牲品。

杨若仙身为当事人,原本已是情绪激动,心潮起伏,甚至已经认命,做好了长期与苏贤虚与委蛇的准备。

此刻的她,是虚弱的。

可在听闻苏贤那“急转一百八十度”的话后,她先是一呆,神经僵硬了整整数息的时间,怔在原地。

接着,她明白过来,原来此人的目标是府中的藏书楼啊!

太好了!

杨若仙原本冰冷虚弱的内心世界,顿时五彩缤纷起来,如朝阳初升,暖洋洋的,只要苏贤不打她的主意,一切都好说。

可是,高兴过后,她那弯弯的秀眉又是一蹙——

这个人居然放弃了到手的“鸭子”,莫非,名列“天下四美”之一的她,竟不能入得此人之眼?

这个骗子居然敢质疑她的美貌!

杨若仙顿生暗气。

还有,此人刚才的言行,给人一种即将求娶她的趋势,结果话锋一转,目标竟不是她,而是府中的藏书楼……这里面有问题!

杨若仙冰雪聪明,瞬间便猜透了苏贤的心思,这是一种恶作剧,专门针对她的恶作剧!

方才,她情绪剧烈波动,眼中也泛起晶莹,这等“惨状”一定被那个骗子看了去……

想到这里,杨若仙心中腻歪得紧,一双丽目冷冷盯着苏贤,聪明如她,居然被这个人整得差点流泪,太丢人也太气人了!

她恨不得原地发狂,张牙舞爪扑过去将此人大卸八块!

苏贤偶然一个侧眸,发现了她那冰冷的眼神,苏贤暗中冷哼一声,转而对杨宗说道:“至于令千金,的确称得上绝代佳人……”

话刚说一半,杨若仙立时察觉到危险,急忙收回冷冰冰的视线,不敢再刺激那个骗子。

苏贤也见好就收,话锋一转,道:

“但,在下意不在此,我是一个游学天下的读书人,最近打算编纂一部史书,因而只对书籍感兴趣,尤其是皇家藏书!”

杨若仙闻言,心头重重一松,好险。

不过转瞬之间,她心头又塞满一腔怒火,高冷、高贵、骄傲如她,竟又被这个骗子摆了一道!

这差点让她发狂,涵养全无!

她有一种被这个骗子吃得死死的错觉……

“无耻的混蛋!”

杨若仙紧握秀拳,彻底抓狂,香魂也被气得颤抖,在心中呐喊道:

“多少年来,但凡登我府门之人,哪个不是对我客客气气的?即便有痴心妄想也不敢说出口。”

“而这个骗子,大言不惭不说,甚至还敢戏耍本姑娘……以往,只有我拒绝他人的份,可今日,真真气煞我也!”

“好在,此人只是一个骗子罢了,我暂且忍耐一会儿,待此人露馅,定要教你尝尝惹怒本姑娘的后果!”

“……”

一旁,王谦眸光灿灿,将杨若仙的细微表情一一瞧在眼中。

他略有纳闷,杨若仙是他自小看着长大的,历来便以成熟、稳重着称,经营杨家的茶叶生意也颇有手段,对事对人大方得体,俨然一幅当家主母的风范。

可是今日,为何是这般表情?

情绪如此激动,方寸尽失,这还是那个成熟稳重、大方得体、高高在上,甚至有着高冷气质的杨家大小姐吗?

王谦手中摇着羽毛扇,缓缓低眸,忽然,他眼中绽放出一道神芒,看向那位自称苏哲的读书人。

都是这个人的缘故,才导致杨若仙情绪异常。

……

话说,苏贤之所以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主要有两个目的。

其一,整蛊杨若仙,她不是一幅厌恶的表情吗?呵,那就让她尝尝厉害。

其二,要求杨府敞开藏书楼,任他出入查阅的条件,是苏贤灵机一动临时想到的主意,在此之前,他的计划是混入杨府,趁夜潜入藏书楼。

两相比较,自然是光明正大进入藏书楼的计划更妙。

没有什么风险,而且他的身份恰好是“游学天下的读书人”,提出这个要求简直不要太合理。

不过,难就难在,万一藏书楼中有什么秘密,杨宗不肯的话,那就麻烦了。

于是乎,苏贤就先提出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要求,也就是求娶杨若仙,让杨家人感到为难,之后再提出自由出入藏书楼的条件。

笔趣阁

相比之下,自然是后者更令人接受。

如此一来,成功的几率更大。

还能顺便恶心杨若仙一把。

可谓一箭双凋!

这是一种智慧。

苏贤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果不其然,杨宗凝眉思忖一番后,朗声保证道:

“好!若苏公子果真能救治叔祖,哪怕只是缓解叔祖的病情,老夫便答应公子的请求,大开藏书楼大门,任凭公子出入翻阅!”

“多谢杨老家主,那就这么说定了。”

苏贤立即答应下来,接着又道:“事不宜迟,病情不等人,请杨老家主在前带路,在下先去瞧瞧杨老爷子的病症。”

“是是是,苏公子这边请……”

杨宗当即大喜,亲自在前带路,杨若仙、王谦、御医们,还有闻讯赶来的杨家骨干等,纷纷左右陪同。

苏贤随步跟上。

杨止兰、周威紧随其后。

不一时,来到杨功病房前,苏贤被众人簇拥着,进屋,走到杨功病床之前。

苏贤凝目看去,这杨功果然不愧为杨宗的叔祖,真的太苍老了。

脸型消瘦露骨,脸上的皮肤全是一道又一道的皱纹,宛若群山沟壑,皮肤颜色蜡黄,双目紧闭。

“敢问杨老家主,杨老爷子年岁几何?”

苏贤一边细细检查杨功的状态,一边问道。

“九十有六。”杨宗答道。

九十六了啊。

苏贤不禁感慨。

检查完杨功外在的症状后,苏贤便站在床边,心头犹豫不决。

刚开始时,他的想法是虚与委蛇,一边救治杨功一边寻找那本玉蝶,同时处理那批财物,待事情办妥,便送杨功归西,然后抽身离开。

杨家乃大乾余孽,与他是天生的敌人,苏贤如此计划也无可厚非。

只是……杨宗今晚的表现,还有见到杨功这幅苍老模样的刹那,苏贤心生异样,犹豫起来——

轻易结束一位嗷嗷老者的生命,真的合适吗?会不会折寿啊!

“苏公子,请为叔祖诊脉。”

杨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将他唤醒。

苏贤低头一看,杨宗已命人搬来凳子,放在床前,又取了一只脉枕,放在床边,杨功那枯瘦如柴的手臂轻轻搁在上面。

“嗯。”

苏贤点了点头,缓缓坐下,两指搭在杨功的脉搏上,开始诊脉。

房间中聚集了数十人,但却寂静无声,甚至呼吸声也不闻,众人都不敢打搅苏贤。

杨宗、王谦,还有杨家的骨干等,自是期待不已。

他们见苏贤成竹在胸、气定神闲的模样,还有那颇具名医气质的把脉姿势,心头都是莫名一松。

御医们都在暗暗观察,有的面露不屑,有的缓缓点头,表情不一而足……

杨若仙立于苏贤身侧,她屏气凝神,视线在杨功与苏贤的脸上来回流转,老实说,她还是希望苏贤真有本事,将杨功救活。

哪怕苏贤坚持向她求婚,她也不在乎。

没办法,就现阶段来说,杨功对她们杨家来说真的太太太太重要了,数十年的复国大计,不能毁于一旦!

可是,她的理智又不时的提醒她,这人就是一个骗子,不可能会回阳九针,更不可能救活杨功……

冷静的外表之下,杨若仙心潮起伏,正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待苏贤露馅之际,便是她爆发之时!

这次,她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骗子,此人比周智都还令人讨厌,她一定要让此人知道戏弄她的代价!

不经意间,杨若仙偶然一个侧眸,瞥见苏贤那张认真的侧脸——

她心神恍忽,面色一呆。

这骗子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挺吸引人……

我在想什么呢……杨若仙摇了摇头,将这种恶心的想法抛诸脑后。

尽管十分希望苏贤真有本事,可她明白,这人就是一个骗子,若这骗子果真会回阳九针,她当面赔礼道歉又有何妨?

……

良久之后,轻轻搭在杨功脉搏上的两指往上一抬,诊脉结束。

“苏公子,情况如何?”杨宗立即问道。

苏贤微微皱着眉,气定神闲,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样,缓缓道:

“你们南楚的御医,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错,杨老爷子此疾,的确需要回阳九针慢慢调理,疗程大概半个月。”

“那就好。”杨宗松了口气。

“匹夫竖子耳!”御医们哭笑不得,他们一大把年纪了,白发白须的,这人到底什么来头,竟敢如此“调侃”他们?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爱装!”另一个御医嗤笑道。

“既如此,那我等却是要看看,阁下究竟有何能耐,敢教训我等。”有个脾气火爆的御医沉声道:

“若阁下只是徒有其表的话,就休怪我等以老欺小了!我等身为御医,绝不允许南楚出现借行医之名招摇撞骗的鼠辈!”

“……”

另外一边。

王谦缓缓摇着手中羽毛扇,似是陷入了沉思。

杨若仙暗中冷哼,她一眼便能识破了这个骗子的伎俩,人家御医说需要回阳九针救治,这骗子听见后只是复述一遍罢了。

她强忍着心中的不屑与愤怒,且看这骗子还有什么花招。

“请苏公子立即为叔祖施针吧!”

杨宗一脸急切。

霎时之间,王谦、御医,还有杨若仙等人,全都紧盯着苏贤。

即将进入关键时刻。

是马是驴牵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

苏贤依旧气定神闲,点头道了声“好”,然后坐在病床前的凳子上,似模似样的做着前期准备。

“装模作样!”杨若仙明眸如渊,她酝酿着心头的火气,只待爆发。

“坏了。”

忽然,苏贤做准备的动作一顿,面色骤变,起身对杨宗一拜,道:“杨老家主,请恕在下唐突,今日怕是不能为杨老爷子施针了。”

“不能施针?”

杨宗闻言后面色一怔,嘴角的笑容与期待缓缓消失。

自苏贤进入杨府后,身为杨家家主的他,始终以礼相待,不曾冷落苏贤哪怕一刻。

可是最后呢,却得了个不能施针的结果……

杨宗嘴角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好在他城府极深,不曾当场爆发,不过心头的失望却溢于言表。

“你果然是个骗子,装不下去了吧!?”杨若仙精神一震,一双丽目死死盯着苏贤,跃跃欲试,似乎随时都能爆发。

“竖子,露馅了吧,今日老夫可不会饶你!”御医们也在叫嚣。

“……”

眼见现场的情况要遭,忽然,一个浑厚与沉稳的声音响起:

“苏公子说,今日不能施针?敢问是何缘故?今日不能那明日呢?后日呢?”

大家听了这话,心中都是微微一动,房间中暴躁的气氛也为之一松。

循声看去,原来是手中摇着羽毛扇的王谦。

苏贤略感意外,看着王谦答道:

“诸位有所不知啊,回阳九针不比其他普通针法,需使用特制的银针,较寻常银针更长更软。”

“在下出游之际,并未料到今日之事,故未曾携带专用银针,所以在下才说,今日不能为杨老爷子施针。”

“不过请诸位放心,专用的银针虽然罕见,但细心寻找之下还是能找到的,最多不超过三日就能施针。”

众人听罢苏贤这番说辞,都不由缓缓点头,王谦道:

“原来如此,我记得,方才周智周公子所用的银针,就与普通银针不一样,的确更长一些。”

杨若仙很是失望,心头憋的那股气未曾得到发泄,害得她胸闷胀气。

不过向来冰雪聪明的她,随口便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可以借用周智的专用银针!”

相邻推荐:都市之我被女友推下水都市:我被迫当上大反派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我成了反派高富帅幸存者偏差[无限]起航1992逃生游戏: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我在东京修理恶女最佳反派一拳万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