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我,女帝相父,开局指鹿为马 章节

第245章 损失惨重的燕军

推荐阅读: 全武将时代 战斗吧凶鸡 重生之赘婿神医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无限电玩城 特种兵痞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极品全能保安 我真不想努力了

这是......鲲?

不对!

先不说今晚刮的是东南风。

就说鲲飘在上千尺的高空,看不清地面,压根不可能发动袭击。

不是鲲的话,那是什么?

班鸿飞眉头紧紧皱起,看向众人,果断下达命令。

“出去看看!”

话音落下。

他走出营帐,紧接着就看到远处有火光冲天。

彭!

彭!

彭!

宛若雷霆的巨响仍旧不断。

营帐间,士卒们乱作一团。

凄厉的哀嚎声,伴随着的凉风,席卷而来,让人心里一阵发毛。

就在这时。

一名将军意识到了什么,童孔微缩,喊道:“将军!是火炮!”

此话一出。

将军们面面相觑,表情都显得十分诧异。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乾军竟然敢主动出击,袭击营地。

一群没上过沙场的新卒。

谁给他们的胆子,夜袭我燕军营地!

班鸿飞听见这话,眸子里也露出一抹诧异。

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面无表情,命令道:“集结铁骑,准备迎敌!”

“是!”

几名将军拱手行礼,快步离开了营帐。

大燕铁骑不说各个身经百战,但也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突袭,也不是第一次面对,短暂的慌乱后,很快就能恢复秩序。

果然,仅仅一炷香的时间。

营帐里的气氛就发生了变化。

原先乱成一团的士卒,在将军们的安抚下,逐渐恢复了秩序。

一个个点燃营帐间的篝火。

拿起手里的兵器。

做好迎接敌人的准备。

虽说他们在明,敌人在暗。

但是短兵相接的情况下,即便乾人占据环境的优势,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相比周人,燕人更加尚武。

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

即便是普通的士卒,闻到血腥味,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慌乱。

眸子里反而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期待着多砍几个敌人的脑袋,建功立业。

然而。

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做好准备的燕军士卒,排列整齐,等待了足足半个时辰,都没见到袭击他们的敌人。

一开始,偶尔还能听到火炮的声音。

到了后来,连火炮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不用想也知道,这次袭击只是乾军的骚扰。

他们并没有打算大规模的进攻营地。

意识到这一点的燕军士卒,脸上或多或少露出不屑之色,大声斥骂道:

“一群跳梁小丑,只敢躲在暗处放冷箭,什么东西,呸!”

“就算有火器,乾人也还和以前一样懦弱!”

“早晚有一天,我大燕要攻下长安!把这些狗奴才全都送去矿山挖煤!”

营帐间,怒骂乾人的声音不绝于耳。

班鸿飞脸上仍旧没有表情,只是命令道:“将部队编为三队,轮流值夜,增加巡逻的骑兵,一旦发现乾人再次来袭,立即禀告。”

“是,将军!”

副将忙不迭的应道。

班鸿飞想了想,又道:

“让将士们不要卸甲,随时准备迎敌……你们也都上点心,不要睡得太死,乾军今晚不会消停。”

“末将明白。”

副将行礼道。

班鸿飞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身回到营帐。

刚坐下,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听到外面又传来了火炮的声音。

彭!

雷霆般的巨响,在静谧的夜间显得震撼人心。

班鸿飞眉头微微皱起,却没说什么,只是闭目养神。

接下来的一个时辰。

每隔一段时间,乾军就发射一枚炮弹,搅的二十万大军不得安宁。

燕军士卒咒骂乾人的同时,也是怨声载道。

终于,班鸿飞也无法忍受,唤来了副将,命令道:“你领三千铁骑,绕着营帐巡逻,一旦发现火炮的踪迹,不用向本将军禀告,直接率军追杀!”

夜里,在没有篝火的情况下,双方的可视范围很小,远程兵器几乎无法发挥作用。

因而,骑兵对火枪兵有绝对的优势。

三千铁骑,足以将袭扰营地的乾人斩杀殆尽!

“是!将军!”

副将听见命令,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眸子里露出兴奋之色,拱手行礼。

“去吧。”

班鸿飞揉了揉眉心,摆摆手道。

“末将告退!”

副将转身离开,没一会就消失在了营帐中。

一炷香后。

火炮的声音再次响起。

片刻后。

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在营帐中响起。

显然是副将率领三千铁骑,追杀乾人去了。

班鸿飞坐在营帐里,缓缓闭上双眼,想要休息一会。

没一会,困意袭来,意识逐渐变得模湖。

就在这时。

营帐外传来一阵惊呼声,将班鸿飞从睡梦之中吵醒。

“发生了何事!”

清醒后的班鸿飞,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提高声音,开口问道。

话音落下。

一名亲卫走了进来,拱手行礼道:“将军,外面......外面......”

刚开口,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为难之色,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外面发生的事。

班鸿飞见状,一颗心瞬间下沉,略显急促的问道:“外面如何?”

亲卫道:“外面的空中,升起了一团光......”

“......”

听到这个描述,班鸿飞微微发愣,脑子里一片懵。

他想不明白,什么叫做升起了一团光……

注意到班鸿飞的表情,亲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将军您出去看看就明白了。”

听见这话,班鸿飞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朝营帐外走去。

一走出营帐,夜空中的一团光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上千步外,夜空之中,两三团白色的光,缓缓的升空,又缓缓的下降,最终消散于无形。

有点儿像是缩小版的太阳?

这样的场面,班鸿飞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时间怔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但是。

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团白色的光,也是乾人的手段!

如果光团下面是自己派出去的铁骑,那就等于完全暴露在了乾人的视线之内,沦为乾人火器的活靶子!

一念至此。

班鸿飞的心沉到了谷底,想要唤来另一名将军,让他带兵增援。

还没开口,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密集的炸响。

作为燕军的统帅,班鸿飞虽然没用过火器,但对火器也有一定的了解。

知道这些炸响就是火枪的声音。

如此密集的声音,不出意外的话,那三千人也没有增援的必要了。

能逃回来的,不增援也能逃回来。

逃不回来的,增援了也逃不回来。

“该死的乾人!”

班鸿飞看着夜空中那一团团白色光团,脸色露出愤怒之色。

他知道。

敌在暗,我在明的情况下,想要歼灭对方,并非一件易事。

尤其是现在,他连对方究竟有多少兵力都不清楚。

派的兵少了,反而是羊入虎口。

思索了几息。

班鸿飞很快做出决定,命令二十万大军,原地待命。

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击!

最多还有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没了黑夜的庇护,在这平原之上,无论火枪兵,还是火炮兵,对大燕铁骑而言,都是待宰的羔羊!

换句话说。

只要再撑一个多时辰,乾人就不敢再来袭扰。

命令传下去后。

不少士卒脸上都是露出不满之色。

当着传令官的面,没说什么。

等传令官一走,便压低声音,埋怨起来。

“不过是一群躲起来的鼠辈,多派些兄弟,灭了他们就是!为何不让我们反击!”

“就是!在平原上都被乾人这么欺负,这场仗还怎么打!”

“真不知道班将军怎么想的!”

燕军士卒们愤怒的同时,又觉得郁闷,埋怨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当然。

这二十万燕军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

埋怨归埋怨,也没人敢违背命令。

一个个身披甲胃,手持兵器,斜靠帐篷,闭目养神。

没休息一会。

熟悉的火炮声再次响起。

彭!

原先刚升起的那点困意,顷刻间荡然无存。

惊醒过来的燕军士卒,终于忍无可忍,腾地站了起来,指向炮弹袭来的方向,破口大骂。

直到骂的累了,才重新坐下休息。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时辰。

缩在营帐里休息的士卒们,几乎已经习惯了火炮的声音。

随便你如何发射炮弹,反正打不到我的头上,就跟我没有关系!

抱有这样想法的士卒,也越来越多。

同时。

他们也明白,只要他们不乱,就那些新招募的乾军士卒,压根不敢袭击营地。

只是躲在暗处,放放冷箭罢了。

因此,一个个都是安心的闭目养神,即便是火炮的声音响起,也充耳不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天边渐渐泛起一抹鱼肚白。

原先漆黑的夜空,多了一抹亮光。

到了这个时候。

就算是巡逻的燕军士卒也笃定,不擅长短兵相接的乾人不会再来袭击。

一个个的全都放松了警惕,休息起来。

别说他们。

就连班鸿飞和一众将军,也是抱有同样的想法,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准备好好补觉。

当然。

也有一些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放松,仍旧兢兢业业的把守营地。

“眼睛别瞪这么大,乾人不会来了。”

距离营地不远的某个岗哨。

一名士卒坐在板凳上,看向身旁的同僚,悠悠道。

他的同僚听了以后,却好似没有听见,仍旧站的笔直。

士卒见状,嗤笑一声,略显不屑的道:“跟你说,你还不信,那些乾人只会用一些奇技淫巧,连刀剑都使不明白,夜里都不敢靠近,更何况是天亮......”

话音刚落。

他就发现自己的同僚瞪大双眼,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脸的震惊。

见到这样的表情,他心里一沉,忙不迭问道:“怎么了?”

下意识的起身,顺着那名同僚的目光看去。

就看见一支数量庞大的重装骑兵,卷起一阵烟尘,从远处席卷而来。

这些重装骑兵,全身上下,包括马匹都被玄色的甲胃覆盖。

隔着老远都能看到他们手里的兵器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除此之外,动作整齐划一,宛若一柄锋利的长剑,直直的刺向营地!

这样的重装骑兵,能够对营地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言而喻!

几乎是在同时。

两名士卒放声嘶吼:

“敌袭!”

声嘶力竭的吼叫,并没有在营地里掀起太大的波澜。

直到战鼓和号角的声音同时响起。

营地里的燕军才从睡梦中惊醒。

不少人醒来以后,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同僚提醒自己,方才反应过来。

乾人打来了!

“这些乾人找死!天都亮了,竟然还敢来犯!等会看老子怎么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

一名全副武装的大燕铁骑骂骂咧咧的走出营帐,还没来得及牵来战马,就感受到地面产生了不小的震动。

思路客

瞬间,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这是......骑兵冲锋?”

作为一名大燕铁骑,骑兵冲锋造成的动静,没人比他更加清楚。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抬眸。

果然看见,不远处卷起一阵烟尘。

烟尘笼罩间。

一座座铁塔似的重装骑兵,席卷而来!

巨大威慑力,让身经百战的他都是心里一紧。

还没来得及骑上战马。

那些神秘的重装骑兵就已经来到了跟前!

闪烁着寒芒的屠刀,在他的视线里不断的放大。

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就感觉眼前一黑,紧接着,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恍忽之间,他好像看见了自己的身子,直挺挺的砸在了地上。

“虎!”

一声充满震慑力的低沉吼声响起。

营帐间,燕军士卒瞬间乱成一团。

绝大部分的燕军士卒,刚走出营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砍了脑袋。

将军们还在试图重新集结士卒,组织他们围困这支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重装骑兵。

可惜,只是徒劳。

兵败如山倒。

纵然是精锐的燕军也不例外。

看到身旁的同僚连武器都没拿好,就一个个的刀下。

侥幸存活的士卒压根升不起反抗的心思,只想着活命。

一个个不受控制的逃窜起来。

只要视线里逃跑的士卒超过三成。

剩下的士卒也就失去了反抗的念头,跟着逃窜起来。

二十万大军。

除了一部分大燕铁骑,仍旧想着反击。

剩下的人,已经彻底的陷入恐慌。

一边倒的屠杀还在继续。

重装骑兵还在推进,目标显然不是击杀更多的燕军士卒。

而是......位于主营帐的燕军统帅——班鸿飞!

相邻推荐:我要做太孙我要做皇帝秦时之七剑传人我的异能可以篡改倍率问镜反派记忆曝光,女帝跪求原谅人在诡情司,开局震惊女帝!人仙修为,女帝的贴身太监震惊!我的徒弟居然是女帝仙帝重生:反派女帝竟想做岳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