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全球诡异 章节

第528章 已经前往了星河深处的‘幽’!

推荐阅读: 全武将时代 特种兵痞在都市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重生之赘婿神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我真不想努力了 无限电玩城 仙帝奶爸在都市

“搬走黄金龙象?”

冥王缓缓出声:“傀儡在没启动的时候,几乎没有气息和威压可言,所以,我感知不到这头傀儡是什么级别的。

但是想想着墓穴主人‘幽’的神秘,能被他搬出来放在第一个墓室看门的傀儡,品阶应该低不了。

可我想不通以现在力量被压制的你,该如何搬走它,你现在能打开空间项链吗?”

“能啊。”

李观棋点了点头,“这空间的压制能力,并不是让我的力量完全消失,而是限制。

我的灵魂力量现在只是没法外放,但是可以在身体内部游走。

而我脖子上的空间项链,只要紧贴身体皮肤表面,然后我再控制魂力在我体内游走到那块位置,让空间项链共鸣一下,就可以开启了。”

“那还想什么?”

冥王懒洋洋地说了句,“收了呗。”

“可是这傀儡的启动阵法怎么搞?”

这时,阿瑞斯忽然诧异地出声,“每个傀儡,都有专门的启动阵法,咱们没有相应的开启钥匙,那就只能强行破解阵法,谁会破?”

“冥王?”

李观棋问道。

“我不会。”

冥王声音平澹,“在旧纪,没有什么阵法可以挡住我的暴力打碎,所以我没兴趣去学习阵法知识,对这些不怎么了解,至于破解傀儡阵法,那更是专业不对口……额。”

说着,他忽然闭嘴了。

“呵!”

瞬空和阿瑞斯齐齐发出一声冷笑。

李观棋知道他俩为什么笑,也知道冥王为什么忽然闭嘴。

因为冥王自称在旧纪没有阵法可以挡住他的暴力打碎,然而,诸神黄昏,不就是弄了一个封印大阵,把冥王困在冥界很长一段时间么?

这话说得相当于自己打自己脸了属于是。

“我可以呀。”

这时,小雪那软糯声音忽然响起,“我会阵法知识的呢。”

“是啊!”

李观棋眼睛一亮。

当初那个六阶升魂阵的缺陷,就是小雪帮他搞定的。

“那我开始搬了。”

李观棋走到黄金龙象垂落在地的尾巴末端,左手抓住尾巴尖尖,右手抓住空间项链,然后控制灵魂力量在体内游走,一直去到了右手掌心位置。

“嗡——”

空间项链上面镶嵌的蓝色空间宝石微微散发光芒,然后李观棋抓着黄金龙象尾巴的左手位置,空间就泛起波动,愈发剧烈。

几秒之后,这股空间波动彻底扩大,囊括一整头高达百米的黄金龙象。

“轰!”

随着空间一阵剧烈震动,黄金龙象瞬间消失不见。

收纳成功!

“主人,改天你找个时间,坐在这头大象的背上一段时间,我好破解阵法。”

小雪软糯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还没开始查看,但从大象额头的那一枚傀儡充能核心来看,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毕竟但凡是复杂的傀儡阵法,都不会把充能核心放那么显眼且容易攻击的地方。”

“那你能判断黄金龙象到底是什么品阶的傀儡吗?”

李观棋问道。

“不能诶。”

小雪回道:“一时间看不出来,还是等我们回到外界,力量没了压制之后,我们再启动来看看吧。”

“好。”

李观棋点点头,看了眼失去黄金龙象,变得空空荡荡的墓室大殿,然后转过身,朝下一座墓室的入口走去。

而接下来一路上的所有机关陷阱,都和这一头黄金龙象有很大区别。

真正有实物的机关,好像就黄金龙象一头。

其它机关陷阱,全都是类似聚灵攻击阵法,可以收集灵气,然后释放攻击——但是阵法材料存放的位置,全都在墙壁内部,现如今力量被压制的李观棋,根本没法进去拿。

所以一路走来,他也就只拿到了一头品阶未知的黄金龙象。

不过,这些机关虽然和黄金龙象的形式不同,但有一点还是相同的。

那就是识别。

它们都能识别李观棋体内的通幽血。

李观棋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墓室和通道,期间时不时就会碰到几个机关,踩到几个凸起石板,但是都没有任何动静。

笔趣阁

那些机关对他这一位通幽之子,不会产生任何攻击举动。

“那个‘幽’还真是矛盾啊。”

李观棋已经开始用跑的了,不断穿过一个又一个墓室,而冥王则是懒洋洋地说了句,“又不想自己的研究外泄导致什么灾祸,但又不想自己的研究无人知晓。

带进坟墓里也就算了,还把坟墓设置成这种对通幽之子无效的机制,这不就明摆着他想让下一个来盗墓的通幽之子得到他的所有研究嘛?

矫情,太矫情了,什么秘密能让他这么纠结?”

“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时,李观棋忽然停下脚步。

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一个墓室大殿的正中央,赫然摆放着一口紫金色的华贵棺椁。

到了。

‘幽’的棺椁!

“呼——”

李观棋走到棺椁正前方,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对着棺椁低头祭拜。

“抱歉,幽前辈,晚辈现如今的情况,急需得到您的毕生研究,还请原谅晚辈的不敬。”

说完这段话之后,他没有任何墨迹,直接伸手推开了黄金棺盖。

“轰隆隆——”

棺盖并不重,以李观棋现如今的凡人力量,虽然有点吃力,但还是能一点点推开。

只是随着他越推,黄金棺盖和紫金棺材之间的缝隙越大,这座墓穴地宫也随之剧烈晃动,不断从天花板上抖落沙尘粉屑。

直至最终。

李观棋已经将棺盖推开了大半。

而棺椁内部的情况,也和他在模拟器里所看见的情况一模一样——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尸骨迹象!

“空的?”

瞬空发出愕然的声音。

“没有半点尸骨腐化的痕迹……”

久不出声的魔刀见此一幕,也不禁有些诧异。

“那个角落的戒指是什么?棺椁里就只有这一个物件儿诶。”

最少说话的小雪,这时却是忽然说道。

“青铜戒指……”

李观棋伸出手,将那一枚古朴老旧的青铜戒指拿了出来,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咬破右手食指的指尖,滴了几滴血到青铜戒指上面。

“嗡——”

瞬间,青铜戒指爆发紫金光芒。

下一刻,这枚戒指轻轻一震,挣脱李观棋的手,飞了起来,悬浮半空,散发的紫金光芒愈发耀眼。

渐渐地,这些紫金光芒开始汇聚,汇聚成一位似虚非虚,似幻非幻的绝美女人。

她身穿紫金长袍,容貌堪称倾国倾城,是挑不出半分瑕疵的完美,一头紫色长发轻轻飘动,那双黄金美眸之中,却有着几分漠视众生的冷澹,令人不敢直视。

紫发,金童!

“你可以叫我,幽。”

绝美女人悬浮半空,俯视着李观棋,黄金美眸微微闪烁,眼底浮现几分亲切,同时朱唇轻启,发出一阵宛若黄鹂啼鸣的悦耳嗓音。

只不过她说话之际,身形时不时就会闪烁一下,令人意识到她并非真实的存在。

“能活着来到这里,说明你和我一样,也是一位身具通幽血的存在。”

绝美女人看着李观棋,脸上渐渐浮现笑意,声音空灵。

“欢迎你的到来,通幽之子。

当你看见我这枚戒指投影的时候,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已经飞往星河深处,踏上了寻找第一纪元文明足迹的脚步。

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已经找到了。

听到这句话,你想必会觉得很奇怪吧?”

墓室的半空之中,紫发金童的绝美女人‘幽’面带笑意,俯视着地上的李观棋,轻笑道:“我居然飞往了星河深处?身为异血时代的生物,我居然能摆脱星域的束缚,前往星河深处?”

“怎么、可能……”

李观棋仰头望着她,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当初第二次见到冥王,冥王曾歇斯底里地跟他怒吼一通,其中怒的就是这一点。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时候冥王的狂怒神态和话语。

——

“异血时代局限了我的成长!

这个时代它限制了我们!

异血时代,是宇宙的失败品!

这是一个最糟糕的纪元!

我要追寻第一纪元的力量!唯有那个纪元的超凡伟力,才能让我复活我的爱人!

可第一纪元的生物已经离开了这颗星球,我想追寻他们,就必须离开这里,前往星海深处去寻找他们的踪迹。

可结果呢?

所有在异血时代成为神灵的生物,都无法离开这颗星球太远……准确来说,是无法离开这颗星球所在的空间区域。

我们众神移动过这颗星球,但无济于事。

即便是推着星球一起离开这片空间区域,我们还是会失去力量。

至多去到月球,我们就会逐渐失去力量。

我们这些异血时代的神灵,彻底和这块星域绑在了一起!

这是束缚!”

——

旧纪的鼎盛时期,神灵时代,众神们甚至推动过这颗星球,让星球带着他们离开原本的星域,但众神还是失去了力量。

绑定他们的,不是这颗星球,而是这一片星域,是这一大片空间区域。

所以冥王失败了。

他没能前往星河深处,没能去寻找第一纪元的足迹与力量。

但现在呢?

这个自称‘幽’的女人,居然已经完成了这个冥王朝思暮想的目标,已经前往了星河深处?!

“冥、冥王?”

李观棋在脑海里说了句。

“听下去,听她说下去。”

冥王声音很轻,带着一股难言的情绪——那是真相近在眼前的期待,以及担心梦碎的小心翼翼。

“嗯。”

李观棋轻轻点头,然后看向‘幽’,静候下文。

而‘幽’连续一分钟没说话,似乎是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会带来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后果,所以给了聆听者一个消化的时间。

直到一分钟之后,她才朱唇轻启,再度轻笑着开口:“当然,也许,你并不知道我刚才那一句话代表着什么。

没关系,我可以简单解释一下。

旧纪初期,有一场血雨降世。

自从血雨降临之后,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物,无论是血雨之后出生的,还是在血雨之前出生的,只要是在这颗星球上的人,就都会和这片星域牢牢绑定在了一起,无法离开星域太远……你知道月亮吗?

月亮是一颗星球。

而异血时代的生物,一旦前往外太空,走了大约到月球那么远的距离,就会渐渐失去力量,如果再前进,就会变成普通人,在太空窒息而死。

我不知道你生活的年代,科技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但我知道的是,在旧纪500年的时候,人类的航天科技其实就基本陷入停滞了,自那以后的万年,时间推移,但航天技术没有任何重大突破。

你也许不信,但这就是旧纪的现实。

而在旧纪航天科技最鼎盛的时候,人类的载人航天技术,也只能带着人类登陆火星,踏上那颗星球的土地,仅仅如此,便已然倾尽全力。

仅仅是火星啊。

它离我们只有0.0000058光年而已。

可是浩瀚宇宙,还有无数星球距离我们几十光年、几百光年、几千光年、几万光年,甚至更远,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几亿光年外的地方。

我们人类真能去到那些地方吗?

也正是在那一段时期,人类终于绝望地发现了一个事实——星际旅行,恐怕真的是无法实现的。

在那个时代之前,人类科学家分为两派。

一派乐观,认为人们迟早能造出足够高级的宇宙飞船,进行星际移民和旅行,飞往那些无数光年之外的星球,一睹宇宙的瑰丽奇妙和神秘。

一派悲观,认为星际旅行是不可行的,受限于周围可采集的资源问题,人们永远无法造出那种级别的宇宙飞船。

那时,乐观派占据了绝大多数,没人觉得悲观派是对的。

但事实证明,人类总是热爱幻想,可现实总是会让人感到绝望。

星际旅行,的确无法实现。

人类没能研究出星际旅行的技术,也没能找到足以支持星际旅行的某一种资源,依靠科技手段来进行星际旅行,居然是一项永远也无法实现的事情。

有人说,异血力量和灵力,也是科学的一部分,科学的定义应该更广。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

但我不喜欢这么叫。

我个人更喜欢叫它们超凡力量,甚至我还认为它们应该区别于科学。

因为我认为,超凡力量,可以做到科技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空间穿梭。

正常情况下的空间穿梭需要坐标,没去过的地方,就得不到空间坐标,没法撕开定向的空间裂缝。

但是我们可以进行随机传送,这样一来就无需空间坐标。

刻意进行最远距离的随机传送,不断传送,我相信不老不死的神灵,总有一天能传送到第一纪元的相关位置。

然而,异血时代的生物,一旦离开这片星域过远的距离,就会失去力量,法则神宫会对你说‘不’,导致我们无法撕开空间裂缝。

没去过,得不到空间坐标,只能随机传送。

可一旦传送过远,等我们从空间裂缝里走出来,就会失去力量,在太空窒息而死,并且也无法再次撕开空间裂缝。

这是个死局。

唯一破局的关键,就在于星域的束缚。

所以。

我认为,人类想前往星河深处,就必须摆脱星域束缚,以纯粹的超凡力量横渡星河。

而我,成功做到这一点,已经前往了星空深处。”

相邻推荐:加一个,我不太会打念娇宠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独步紫寒重生之将门毒后四合院从当医生开始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四合院:拯救各位邻居四合院:别惹我,我只想种地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