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讨逆 章节

第884章 报应会来的很快

推荐阅读: 战斗吧凶鸡 特种兵痞在都市 无限电玩城 极品全能保安 仙帝奶爸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重生之赘婿神医 我真不想努力了 全武将时代

杨玄一直觉得皇族出不了情种……这和社会氛围有关系。

在这个时代,但凡有些身份地位的男人,家中少说三五个女人,多则一群。

女人,在这个时候就成了衡量地位的象征。

但想不到的是,大侄子为了黄大妹,竟然窝在市井里就不动了。

“孩子如何?”

杨玄拿起锄头看了看。

“健壮。”

卫王喝了一口水,“就不请你喝茶了。”

“刚喝过。”杨玄见他拿着大碗喝水很是自然,就笑了,“越王那边可是在盯着你。”

“他盯本王,不如去盯着宫中。”

“这话直指根本,可他不敢。”

“阿耶当年就是玩这个的,他若是敢,轻则废黜王爵,重责鸩杀吊死。”

卫王说这个时很是平静。

“论夺嫡,谁都没他经验丰富。”

杨玄讥讽的道。

然后有些后悔。

当着人儿子的面说老子的坏话,过了。

卫王放下碗,“嗯!”

“看到你如今这般平静,我在想,要不,还是舍弃了吧!”杨玄认真的道:“我只是想了一下你坐在御座上的模样,就觉着……格外的不协调。”

“本王说过,有的事,得去做!”

卫王显然对帝位没那么热情,但是什么驱使他和杨松成等人硬扛,和皇帝翻脸?

杨玄忍不住问道:“丢下这些,才能大自在。”

随着杨松成等人的迫不及待,越王会被推到前台来。这个时候,谁若是挡在他们的前面,谁就是他们的死敌。

“本王从未自在过!”

卫王眼中多了些茫然,然后恢复了冷漠。

“你准备待多久?”

“陛下和朝中需要我待一阵子,做出君臣和谐的模样。所以,还得有一阵子,对了,我娘子有孕了。”

“恭喜!”卫王真诚的道:“回头本王准备些礼物,你给带回去。”

“好!”

杨玄听到了后面有孩子的哭声,微笑道:“很是有力。”

卫王嘴角微微翘起,“是啊!晚上哭起来,左邻右舍都睡不着。”

“就没人骂你?”

“有人扯着嗓子喊有完没完,可孩子想哭,总不能捂住不是。”

“是这个理。”

杨玄和他聊了一阵,觉着差不多了。

“以后有事,可令人送信去北疆会馆。”

卫王默然把他送出去。

“走了。”

杨玄摆摆手。

卫王站在那里,默然良久,直至他消失在视线中。

丁长来了,“他此刻引人注目,却来了这里……”

“他的身后少说跟着十余人,他本可悄然来。”卫王说道:“他这是告诉那些人,他和北疆都和本王站在一起。”

丁长看了一眼卫王,叹息,“可惜了。”

若卫王不是皇子,杨玄不是北疆之主,二人之间的友情当可成为一段佳话。

他眸子突然一冷,“大王,越王来了。”

越王带着两个随从,看着就像是游春,笑的很是和煦。

“二兄。”

卫王转身进去。

越王不请自来,进去后,熟练的坐在一旁,身边有人送上水囊,他接过喝了一口,摆摆手,随从出去,他这才说道:“天气热的邪性。对了二兄,阿耶说了,过几日宴请群臣,宗室也来。你可要来?”

自然不来……卫王本想说不去,但转念一想,没答话。

子泰会去的吧!

还有建明。

“你我本是兄弟,这些年下来,你我一南一北,天各一方。说起来,你比我还好些,至少在北疆有杨玄照拂。你不知晓,南疆那边,酷热也就罢了,那些人粗俗,且蛮横……”

卫王把一把刀坯放进火中。

“如今的局面你可看出来了?”

“你想说什么?”卫王翻动了一下刀坯。

越王叹息,“我无需瞒你,也瞒不过你。外祖,就是国丈那边想把我推上去。

可阿耶什么性子你也是知晓的,除非是闭眼了,否则看谁都是威胁,更遑论太子。

在这个时候,谁做太子,谁就逃不过猜忌。”

“可你还是想做!”

“我能不做吗?”越王苦笑,“国丈那边声势浩荡,多少人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可阿耶和国丈之间的关系你也知晓,互相猜忌,互相使绊子。”

“国丈能隐忍!”卫王说道:“我都佩服此人能忍。”

“他是能忍,可越是能忍之人,所谋越大。他如今隐忍,便是为了把我推出来。我若是能登基,便是他获得回报的时刻。而我,只是一个傀儡。”

越王讥诮的道:“你信不信,我有些羡慕你的日子,自由自在,没人在后面推着你必须往前走。”

卫王默然片刻,“你太阴。”

“作为皇后嫡子,我从小便是阿耶的眼中钉。”他自嘲一笑,“皇后的嫡子竟然要装孱弱,你以为我真想装?不装,就得死!”

“你今日这般真情流露,不会是想说你要放弃了吧?”卫王讥诮的道。

“我但凡对国丈说放弃,随后就会被抛弃。”越王冷笑,“我与你不同,就算是被抛弃了,可终究身份在。以后不论是谁继位,忌惮国丈之余,便会弄死我。”

“担心杨松成会拿你来作伐。”

“对。”越王苦笑,“而你,说实话,只要远遁,继位的那位最多令镜台搜寻。我敢说,他们不会太严苛,甚至比不过搜寻杨略的积极。”

fantuankanshu.com

“你想告诉我,你不想做皇帝?”卫王澹澹问道。

“我说不想,你定然会觉着这是假话。”

“对。”

“帝王指点江山,一言兴邦,一言可令天下生灵涂炭。一言可决重臣生死,一言可定大将荣辱。

这些谁见得最多?除去宫中内侍,便是你我。

见多了帝王的威严和权力的甘美,说实话,我不舍。”

“你今日竟然不装了,倒是让我意外。”

卫王看着他,“为何?”

“我想与你达成一个君子协定。你我中的一人若是能入主东宫,能继承大位,那么,就放过对方!”

越王盯着他。

卫王澹澹的道:“你想这个作甚?”

“你怕是不知晓,杨玄此次来长安,威势超乎了我的想象。他敢不给阿耶面子,他敢冲进国丈家中砍杀,他敢当众令大将没脸,甚至敢冲着建云观咆孝……

我琢磨过此人,他每一次出手,背后必然有倚仗。他敢在长安如此跋扈,唯一的可能就是……”

越王放低声音,“他觉着,自己的力量,足以让他如此。而有他的支持,二兄你希望大增……

别急着否认。对阿耶来说,最忌惮的是世家门阀。

至于杨玄,说实话,大唐江山稳固,他若是敢谋反,顷刻间天下都会人人喊打。”

“他说过,此生忠于大唐!”卫王蹙眉,觉得把杨玄拉出来说事不地道。

“可他没说忠于阿耶。”越王一双不大的眼中,多了一抹冷意。

这双眼,酷似皇帝。

卫王的眼却像淑妃,大,且有神,他冷冷的道:“你觉着阿耶配吗?”

越王默然。

“他高喊一嗓子,臣,愿为陛下效死,你信吗?阿耶信吗?杨松成信吗?”他拿着火钳把刀坯翻面,神色专注。

“朝中整日说愿为陛下效死的臣子多不胜数,可其中几人能信?他们凭何为阿耶效死?这人为别人拼命,总得有个由头吧!”

卫王放下火钳,看着越王,“要么是感恩,要么便是为了家国。

感恩,说实话,阿耶善猜忌,用人不是处于公心,更多是想制衡什么。

他这般想,被他提拔的臣子会如何想?

帝王想利用臣子,臣子会对帝王忠心耿耿,愿为他赴汤蹈火……你信吗?”

越王伸手在火炉边,仿佛有些冷。

“真正的忠臣,他从不是忠于谁。”

卫王指指外面,神色认真,“他们忠于的是长安城中的烟火,是天下的百姓,是这个大唐。帝王奢望臣子效忠自己,本就是个笑话!”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越王自嘲道:“这让我想到了石忠唐,说实话,我看不起此人,可却需要此人来壮声势。此人对我看似恭谨,可骨子里的野性在啊!”

卫王把刀坯拿出来看看,起身敲打了十几锤,随手丢在边上。

“阿耶晋了他的爵,与张楚茂同级,张楚茂能力不及他,如此,这是表明了要架空张楚茂。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卫王拿起碗喝了一口水,“你的狗,背叛了你。”

越王苦笑,“我如何不明白?可这等事,换做是谁也得投靠阿耶。石忠唐令人来致歉,说了一通,我只是充耳不闻。实则,这些都是势,势在,他就得听话。”

“你掌控不了他!”

卫王放下碗,“你能给他什么?阿耶给的更多。”

“从龙之功,谁不想要?”越王冷笑,“以利诱之罢了!”

“你说那么多,是想做什么?”卫王蹙眉看着炉火。

“你很急?”越王不解。

卫王指指边上的两坨铁料,“这两把锄头明日就得完工。”

你这还真是……痴迷了啊!

越王脸颊抽搐,“我说了那么多,只是想告诉你……二兄,阿耶如神灵,你我二人皆是蝼蚁。物伤其类,咱们该放过彼此。”

卫王漠然道:“前阵子,你还冲着我挑衅!”

越王毫不脸红的道:“那是因为杨玄在北疆得罪了天下人,我本以为他会为了自保远离你。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卫王看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叹道:“你,真的很无耻!”

越王起身,“我走了。”

卫王起身,用火钳夹起铁料,丢进了炉子里。

接着,把刀坯夹起,开始捶击。

铛铛铛!

越王走在小巷中,街坊们木然看着他,让他想到了鬼。

他叹息。

“百姓活的像鬼一般!”

铛铛铛!

铁匠铺中声音依旧。

“二哥!”

卫王回身,见黄大妹抱着孩子出来,就说道:“孩子还小,小心受风。”

黄大妹看着比当初丰腴了些,笑起来眼睛有些眯着,“今日太阳不算晒,正好让大郎出来转转。”

你就是想显摆吧……卫王说道:“起风就回来。”

“知道知道。”

黄大妹抱着孩子出去。

“大妹!”

“哎!”

“噢哟!这孩子看着喜庆,抱过来老夫看看。”

“大妹你这恢复的挺快啊!是吃了什么神丹妙药?”

黄大妹容光焕发,“没,就是吃些家常的东西。哎!这大半年都没做事,这人都胖了。”

“李二倒是体贴你,你就显摆吧!”

“哪有!”

“哎哟!这孩子笑了,真是喜庆啊!”

嘈杂声中,那些家养的狗也冲了出来,好奇的看看外面,然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生机盎然。

……

魏灵儿被放出来了,猖獗之极的召集了那些伙伴,邀请杨玄去青楼。

“酒楼吧!”

杨玄说道。

“为何?”魏灵儿不满的道。

“你去了无用。”杨玄看了她一眼。

“可热闹啊!”

“酒楼也热闹。”

去酒楼的路上,魏灵儿寻杨玄滴咕,“我听说戚勋冲着你挑衅了?”

杨玄点头。

竟然没有愤怒吗……魏灵儿觉得自己白为他纠结了,鼓鼓腮帮,“我寻了阿耶身边的老人问了,他们不知晓戚勋之事。”

“多谢了。”

杨玄笑呵呵的。

他如今和我们拉开了好大的距离……魏灵儿有些失去伙伴的悲伤。

如今杨玄和这些人真的没有共同话题,酒喝到一半,就借故走了,否则这些人放不开。

下来大堂,老贼过来,“赵三福在后面。”

杨玄站在大堂内,看着人来人往,说道:“必然有要事,盯着前面。”

他随即说去更衣。

绕了一个圈子,他到了后院。

赵三福在看夕阳,听到脚步声,说道:“夕阳真美。”

“你说这话只会让人恶心!”

“觉着我不像是文青?”

“文痞!”

二人一笑。

赵三福说道:“知晓戚勋和你闹翻了,我又查了一番。此人阴狠,昨日和几个宿将商议,准备发动那些人在北疆的故旧给你使绊子,甚至是下狠手。”

“多谢了。”这个消息比较重要。

“就这事。”

赵三福干咳一声,“我有个朋友,最近……”

“最新的回春丹,回头你令人去元州拉面取。”

“只是朋友!”

“我懂的。”

赵三福指指他,一边后退一边说道:“真是朋友。对了,戚勋乃是皇帝真正的心腹,这些年皇帝的私密事不少都是他做的,手上沾了不少血。”

“早晚会有报应!”杨玄说道。

“可不是。”赵三福随口道:“我在镜台能查阅当年的事,太上皇登基,戚勋带着人清洗孝敬皇帝的亲人。那个谁……杨略,当年你还问过此人。”

杨玄心中一跳,“哦!我都忘了。”

赵三福说道:“杨略带走了孝敬皇帝最小的一个孩子,一直在南周。太上皇登基,戚勋清理了那个孩子的母族,好像是黄氏。”

杨玄微笑,“杀光了吧!”

“差不多,好像……跑了一个。”

“运气不错。”

“是啊!运气不错!”

赵三福回身,都囔道:“这等人,也不知何时会有报应。”

看着他走出后门,杨玄回身。

“报应会来的很快!”

相邻推荐:战地摄影师手札木叶之九阳封禁表面矜持我是东京电视台台长家族修仙:我的悟性能储存我用闲书成圣人柯南之魔童降世柯南之助人为乐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人民的名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