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红楼之挽天倾 章节

第四百七十九章 元春:只是有一些吗?

推荐阅读: 我真不想努力了 仙帝奶爸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战斗吧凶鸡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全武将时代 极品全能保安 无限电玩城 重生之赘婿神医

中山狼?

孙绍祖听着这个称呼,一时间就有些懵。

以其见识,自然不知中山狼与南郭先生之典故,或许就算知道,只会心生一凛,以为这是贾珩在敲打自己。

此刻,经过锦衣府诏狱二日游,孙绍祖早已对宁国之主的炙热权势恐惧不已,不敢违逆。

曲朗冷眼旁观着这一幕,与其细说潜往大同之事。

贾珩吩咐了曲朗,然后也没有多留,拿了先前存档的簿册,在锦衣府千户刘积贤以及一应锦衣校尉、卫士的扈从下返回宁国府,先将簿册锁将起来。

正要出了书房,听到晴雯说道:“公子,大姑娘过来了。”

贾珩起得身来,想了想,道:“我这就过去。”

元春这时候过来,并不出他的意料,因为晌午时,王夫人与他有所争执,以元春与他现在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多半会回来和他说话。

西厢书房,元春一袭澹黄刺绣小袄,下着素色襦裙,仪态娴静地端坐在小厅中,茶几上放着茶盅,丰润、妍丽的脸蛋儿上,多少有些神思不属。

并不是为着,而是自家母亲先前说的一番话,她似乎年岁也不小了……

心湖中不时浮起那一道身影,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儿,只要一闲下来,那道人影就浮现出来,让她心慌意乱,还有昨天那一幕幕冲击强烈的画面,以及耳畔的一声声魔音。

大姐姐,好看吗?好看吗?

毕竟是黄花大闺女,当知道贾珩不是屈身事贼,又后知后觉地娇羞起来。

就在这时,从外间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随着人与人逐渐相处,仅仅是听着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是谁,元春自也不例外。

元春一颗芳心不由提起,站得身来,转眸望去,看着那蟒服加身、长身玉立的少年,进得厢房,不由一愣。

只觉实在很难将眼前之人,与昨日那个巧舌如黄的少年联想在一起。

啊,她怎么又在想这些?

元春脸颊微热,心尖儿颤了颤,连忙将脑海中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挥去,珠圆玉润的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清越动听,问道:“珩弟,这是刚从衙门回来?”

“对啊。”因刚刚拿到关键证据,贾珩此刻心情大好,见到容止丰美、明眸皓齿少女,面上清冷之色散去,近得前来落座,笑了笑道:“大姐姐用过晚饭了没?”

元春看着那眉眼间流露着欣喜之意的少年,芳心也有几分欣然,轻声道:“还没呢。”

“那一会儿一起用些。”贾珩轻声说着,提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低头品着香茗,忽而抬眸问道:“大姐姐明天回公主府吗?”

元春看着少年斟茶饮着,点了点头,笑道:“珩弟送我去吗?”

贾珩轻声道:“明天去衙门顺着路,送你过去。”

双方简单叙着话,虽是平常的话语,但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升腾着。

“珩弟,若不行,明天别去了,你忙着里里外外的事儿,总要注意注意身子才是。”见着少年脸上的疲惫之态,元春玉颜染绯,终究没忍住劝了一句。

贾珩端着茶盅,轻轻抿了一口,清眸落在少女的脸上,饶有兴致笑道:“没办法,那位殿下强迫着我,不去不行。”

《天阿降临》

元春:“???”

而后,雪腻脸蛋儿飞快浮起两朵红晕,珩弟又拿这事儿调笑她。

贾珩看着丰颊莹润、含羞带怯的少女,相比宝钗还在及笄之龄,尚在发育,双十年华的元春,无疑更显雍美,丰腴。

这般想着,心头微动,压了压目光,贾珩默然片刻,换了个话题,正色问道:“大姐姐,可是为着二太太而来?”

元春闻言,脸上的笑容微微敛去,轻声道:“珩弟,妈先前说的,我从来都没有那般想法的。”

贾珩看着解释的少女,轻笑道:“大姐姐,你我彼此相知,其实不必说这些的。”

元春闻言,目光恍忽了下。

你我彼此相知,相知吗?

可他和她之间究竟是怎么相知?她和他还是普通的族姐弟吗?

元春一时间心绪有些繁乱,一剪秋水盈盈波动,只得岔开话题道:“珩弟,忠顺王府的事儿,你心头已有谋算,是不是?”

贾珩点了点头,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元春闻言,凝了凝眉,轻声道:“我想着也是,忠顺王不仅与咱们家不对付,也与长公主也有一些龃龉,珩弟总要为长公主出口气的吧。”

少女说到最后,柔软如水的声音隐约有着几分吃味。

贾珩放下茶盅,轻声道:“也是为大姐姐出口气。”

元春骤闻此言,心头不由一跳,柳叶眉下的美眸闪过嗔羞,道:“浑说,为我出什么气?”

将她和长公主放在一起做什么?

这一会儿的少女,温婉如水的眉眼,美的动人心魄,已有与情郎打闹的娇嗔薄怒之态。

贾珩眸光微怔,轻笑了下,说道:“大姐姐今早上不生气吗?自是给大姐姐出气。”

“那珩弟就是为我出气。”元春自顾自说着,也轻笑了下,情知少年故意逗趣儿自己,在澹化着和自家母亲的一些冲突影响。

贾珩转过眸光,看着肤色白腻,花颜月貌的少女,问道:“大姐姐,过年那个生儿,你是怎么过的?”

元春生在大年初一,某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元春轻声道:“大年初一,里里外外忙的不行,也没怎么过,反正家里都热热闹闹的。”

年过二十一,虚岁二十二,那样的生日,除了提醒她芳华将逝,所托无人,又有什么意趣呢?

“那之前在宫里过过吗?”贾珩放下茶盅,关切问道。

“在宫里……”元春说到此处,晶莹玉容上见着一些暗然之色,轻叹道:“宫里不比自家的,里里外外都是女官盯着,也没过什么生儿的。”

从来都是帮着那些贵人们过生儿,她能给御膳房的御厨点银钱,让他们做碗长寿面也就不错了。

贾珩默然了下,说道:“过生儿,总要给大姐姐补上。”

元春不由一愣,面色诧异地看向那少年,好奇少年究竟要做什么。

贾珩转身向着里厢而去,从柜子中寻到一个装饰精美的锦盒,递了过去。

元春心头一跳,又惊又喜问道:“珩弟要送我礼物啊?”

“前段时日买的,一直想送给大姐姐的,但过了年,事儿连着事儿,倒是忙的忘了。”贾珩看着朱唇粉面、月眉星眼的少女,笑了笑道。

“珩弟,不必的……”元春抿了抿樱唇,凝眸大看着那少年,轻声道。

她好像也没送过他什么东西?

贾珩打开锦盒,走得近前,分明是一个翡翠项链,借着烛火而视,可见炫人耳目。

“珩弟,这……”元春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心神荡漾。

贾珩笑了笑,说道:“大姐姐生的肤白,大姐姐戴起来会好看一些。”

送手镯容易被瞧见,如是宝钗问起来,表姐妹一叙话……

元春心头大羞,微微垂下眸子,霞飞双颊。

什么叫她生的肤白?这是夸她的吗?

元春接过项链,与贾珩触碰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定了定心神,目光微垂,惊喜道:“这翡翠项链上,还有个小老虎?”

原来真是为她准备着的呢?

贾珩笑道:“大姐姐是属虎的吧?”

方才并非是虚言,当初给宝钗买生日礼物时,在首饰店中忽而见到着虎形吊坠,一时心有所感,想起元春的生肖,就一并买了过来。

元春明眸含喜,心头宛如一团欢喜炸开,道:“珩弟……有心了。”

贾珩道:“大姐姐喜欢就好。”

“嗯。”元春已是拿起翡翠项链,爱不释手地把玩着,而后在身前比对着,妍姿艳质的脸蛋儿上见着惊喜之色。

珩弟送她这个……

贾珩温声道:“要不……我给大姐姐戴上?”

元春闻言,抬起耀如春花玉容,心头一下子有些慌乱,点了点头应道:“有劳珩弟了。”

贾珩接过项链,绕至元春身后,撩起颈后一缕秀发,指尖依稀触碰到元春的娇羞。

“好了,大姐姐。”过了会儿,贾珩轻声说道。

“嗯。”元春转过身来,蛾眉婉转,面颊已经羞红如霞,声音更是轻不可闻。

贾珩看着香肌玉肤,肌骨莹彻的少女,忍住想要捏一把带着婴儿肥的粉腻脸颊的冲动,赞道:“大姐姐戴上果然很好看。”

“嗯,还要多谢珩弟。”元春低眉顺眼,轻轻应道。

贾珩重又落座,二人品着香茗。

贾珩放下茶盅,忽而开口问道:“大姐姐,对了,你的婚事,你是怎么想的?”

随着过了年,元春的婚事也该提上议程,他当初言辞凿凿说着,落在他身上,总得……问一下才是。

元春正自沉浸在某种甜蜜欣喜中,闻言,如遭雷殛,容色微白,颤声道:“我?什么怎么想的?”

“嗯,就是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夫婿?”贾珩改换了一种说法,轻声问道:“或者说,你心中的如意郎君?我也好去找。”

“我……”元春看向对面的少年,心口就有隐隐作痛,目光出神片刻,幽幽说道:“我从小被送到宫里,一切是听族里老祖宗和母亲的,如今出了宫,自是珩弟为我做主。”

说着,抿了抿粉唇。

送她完生日礼物,又问着如意郎君,一时间只觉方才的喜悦烟消云散。

实在拿捏不住眼前少年的心思。

贾珩笑了笑道:“那大姐姐总得有个要求,比如多高,是习武还是学文,年龄多大?家世人品如何?”

元春愈听愈是心头堵得慌,尤其是看到脸上还带着笑意的少年,更是有一股没来由的烦躁,忽然抬起了美眸,只是怔怔看着少年,也不言语。

贾珩端着茶盅的手顿了顿,默然了下,道:“可能……找我这样的,有一些难。”

元春:“……”

抛开珩弟老实不客气,什么叫有些难?嗯,只是有……一些吗?

贾珩端起茶盅,轻轻品着香茗。

元春眸光低垂,柔声道:“珩弟若觉得为难,不太好找,那我就这样一辈子,也挺好的。”

这样一辈子也挺好的,不再嫁人就是了。

贾珩默然片刻,叹了一口气道:“是挺为难的。”

元春闻言,心头微震,一张妍美玉容看向那叹气的少年,秋波流转的美眸,顿时对上那一双幽邃、湛然的眸子,四目相接。

贾珩盯着那双美眸,轻声道:“大姐姐这样端丽的品貌,这般善解人意的性情,世上什么的男子才能配上大姐姐?我遍观京中俊彦,发现竟无一个入我眼者,我又不想委屈了大姐姐,让大姐姐去将就,故而为难。”

目前他所接触的同龄人,的确是没有一个能配上元春的。

至于元春想找个如他一般的,嗯……

元春闻听贾珩之言,微微垂下螓首,藏在衣袖中的手,不由攥紧了手帕,心头一时既是羞喜不胜,又是甜蜜万分。

她品貌端丽?善解人意?

原来在珩弟心中,是这般看她的……

只是片刻之后,却是想起一事,心头不由翻涌起苦涩。

贾珩感知到元春的暗然神伤,默然片刻,道:“大姐姐,先不说这个了。”

他和元春早已不是正常的族姐弟了,事实上,哪有族姐关心族弟房事的?哪有族姐偷窥族弟吃鲍的?哪有族弟给族姐带项链的?

只是,无非彼此都在克制,知道有些步子一旦迈出,就再也不能回头。

可有些禁忌,如同火山,越压抑越是爆发炙烈……

元春凝起水露般的眸子,抿了抿樱唇,心底幽幽叹了一口气,轻声道:“那就不说了。”

说着,也学着少年的模样,端起茶盅,低头品茗。

正在二人心思各异之时,忽地外间传来晴雯的声音,“公子,奶奶打发了人来唤,该用饭了。”

贾珩轻声道:“大姐姐,先去用饭吧。”

元春看着少年温煦的目光,心情重又明媚起来,道:“好,过去吧。”

说着,与元春一同前往后院,此刻,宅院内厅中,灯火辉煌,锦绣盈眸,秦可卿、尤二姐、尤三姐、惜春、此外还有凤姐、平儿两个也在。

一应菜肴琳琅满目。

“夫君,大姐姐,过来用饭。”见到贾珩身上穿着蟒服,情知其从衙门返回,秦可卿连忙招呼道。

贾珩与元春相继落座,开始用着饭菜。

回头说忠顺王府,琪官儿得了锦衣府路总旗的通风报信,告知其约定于两天后与贾珩相见,然后回到住处。

只是刚进入住处,就见灯火之下的小厅坐着一个女子。

“是你,魏夫人。”琪官儿皱了皱眉,低声说着,心头暗暗戒备。

魏岚笑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

经过这般久的时间,倒也镇定了下来,如今她和这人各自握有彼此的把柄。

琪官儿皱了皱眉,说道:“夫人,不该问的别问,只怕有杀身之祸。”

魏岚起得身来,行至近前,绕着琪官儿转悠几圈,笑了笑道:“怪不得王爷喜欢你,这身段儿,这体态……”

琪官儿面色一冷,轻轻推开魏岚,落座在椅子上,道:“魏夫人,还请你自重!”

魏岚被推了下,也不恼,只是死死盯着琪官儿,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如果她能寻到那背后之人,说不得就有办法对付那老东西。

琪官儿并未回答,冷笑一声道:“魏夫人,你做的那些事儿,如果落在王爷耳中,只怕你下场不会好看。”

“你做的那些事儿,若王爷得知,你的下场也不会好看吧。”魏岚轻笑一声,如蛇酥体忽地坐在琪官儿的腿上,说话间,两个胳膊就去缠绕着琪官儿的脖子。

“我还能离开王府,你呢?”琪官儿面色有些不自然,勐地推开。

魏岚面色变幻了下,笑道:“我可以帮你。”

“帮我?”琪官儿皱了皱眉,看着魏岚那张俏丽脸蛋儿。

“帮你对付那人,我在王府也能帮着打探一些消息。”魏岚压低了声音说着。

琪官儿皱眉不语,思忖着利弊。

他此事完结后,按说应可安然脱身,可那位贾都督,似乎还想让他……并没有兑现诺言的意思。

如能将这魏岚引荐过去,他是不是就能摘出去了?

心念及此,琪官儿转眸看向魏岚,低声道:“等后天晚上你再过来,我去问问。”

魏岚闻言,心头大喜。

大明宫,凉凉夜色笼罩了殿宇、亭阁、云桥、石廊,而廊柱之间,悬挂的八角宫灯早已点起,照耀得丹陛通明如水,殿前的汉白玉广场上,一队队宫女提着灯笼,交错而过,向着坤宁宫而去。

偏殿,内书房中,崇平帝正在听着戴权的禀告,听到忠顺王与齐郡王出现在城外,看着贾家的笑话时,脸色明晦不定。

大明宫内相戴权叙完事情经过,低声道:“陛下,后来忠顺王与齐郡王去了望月楼,至黄昏之时,醉醺方归。”

崇平帝面色微沉,冷声道:“胡闹。”

他这个王兄年岁也不小了,不想行事却愈发荒唐,为斗一时之气,妄惹事端不说,如今更和陈澄搅合在一起。

相邻推荐:泰恩斯奥特曼奥特曼:由废柴开始崛起木叶之来自地球的大筒木大魏芳华开局入赘大唐李家民国之我能无限转职奥特曼:迪迦的无限影视之旅奥特之怪兽掌控者海贼里面的美食家重生悠闲人世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